【OL妈妈原来是性奴】【作者:cao666999 】【完】

来源:caoporn119人气:加载中

我的妈妈叫张漫,今年43岁了,身高166,体重55公斤,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妈妈原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加上工作需要,稍微打扮以后既性感又有几分风骚。平时妈妈上班都是穿短裙套装制服,妈妈非常喜欢肉色丝袜,各式各样的很多条还有许多漂亮性感的内衣。

  爸爸和妈妈离婚6年了,离婚以后一直是我和妈妈一起住。

  三年前一天下午,我在家没事干,无意间翻妈妈的手提包,发现里面有两个避孕套,还有一个妈妈的蕾丝内裤,上面还带着粘液,还有半瓶润滑油。

  我的小弟弟立马就硬了起来,我把妈妈的内裤套在鸡巴上,撸了几下就射在妈妈的小内裤上了。我连忙收拾好,回过神来我才想到妈妈肯定在外面被人操了,我很好奇是谁操了妈妈。

  过了不几天,妈妈下午打电话回来说晚上加班,让我自己在家吃饭,我在家吃完晚饭以后越想越不对劲,下楼打了辆车就到了妈妈的公司。

  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8点了,天已经很黑了。妈妈公司的办公室全都没开灯,只有他们经理办公室有微弱的灯光。

  随着越走越近,我开始听见屋里有女人呻吟的声音。我开始紧张起来,不会真的是妈妈吧?我悄悄走到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看进去,果然是妈妈。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妈妈正跪在地上,上身只剩一件黑色的胸罩,下身丝袜已经被拉破了。雪白的屁股正对着我,黑色的丁字裤正勒在一根硕大的按摩棒上,嘴里正含着她总经理刘总的鸡巴,用力的吸着,嘴里不停着喊着:「啊……啊……好舒服……啊……我的骚逼好爽……」刘总抓着妈妈的奶子笑着说:「你这小母狗真是骚,就这几下就不行了,怪不得操过你的几个朋友都说抽空还想试试。」妈妈一边舔着鸡巴一边撒娇说:「人家的小骚逼就是给你们操的嘛,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原来妈妈不止被一个人操过。第一次看到妈妈原来是这么风骚,简直就是个骚货!我看着妈妈赤裸的身体,套弄着我早已硬得不行的鸡巴,不一会就射了出来。

  刘总好像也快要射精了,在座位上站起来搬着妈妈的头,使劲把鸡巴插到妈妈的喉咙深处,开始了射精射。精持续了接近5秒钟,然后拔出黑黝黝的大吊,让妈妈把上面残留的液体全都舔干净,然后让妈妈全都咽了下去,问妈妈:「哥哥的精液好不好喝啊?」妈妈呻吟着说:「哥哥的精液太好喝了我每天都要喝」刘总拿着妈妈骚穴里插着的按摩棒快速地插着妈妈说道:「你这小骚货,还没喝够啊?这周六王总来玩到时候给你双份的喝。」随着刘总动作频率加快,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终于妈妈的高潮到了。妈妈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地呻吟着。刘总将按摩棒从妈妈的下面拔了出来,妈妈的阴道里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水。

  我看他们做完了怕被发现,就连忙回了家。我到家以后20分钟妈妈也回来了,看上去跟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当天夜里我想着妈妈淫荡的样子射了3次。

  周六的时候,妈妈没去上班。我问妈妈怎么没上班,她说上夜班。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刘总说王总要来,下午早早地吃完饭,妈妈便回房化妆打扮。我想妈妈肯定是去公司跟两个流氓做爱。

  妈妈穿着一条丝质的单肩迷你短,裙蕾丝边的肉色丝袜。丝袜上缘和短裙边之间露着雪白的大腿。我想妈妈是做好准备被两人爆操一番了。

  不一会妈妈就要出门,我紧随其后跟着妈妈到了单位。妈妈并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去了公司后面的假山。难不成妈妈要打野炮?

  只见妈妈找了一块石头后面草长得很旺盛的地方坐了下来,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刘总和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便走了过来,我想着就是王总吧。我从假山后面绕到紧挨着妈妈的树后面。

  王总一见到妈妈便说:「小骚货想我了吗?」

  妈妈撒娇道:「你真坏,人家下面都湿了你说想不想啊?」说着便和两个人接起吻来,一边接吻一边脱去衣服。妈妈里面穿着一套白色的性感内衣。

  刘总突然笑着说:「咱们的小母狗怪不得下面湿了呢,原来塞着跳蛋呢。」妈妈竟然从出门下面就塞着一个跳蛋呢!妈妈拿出跳蛋,蹲在两人之间,开始亲吻着两个鸡巴。随着鸡巴越来越硬,我发现王总的那里真是惊人,就好像a片上欧美人的那么大。妈妈像品尝着美味佳肴一样品尝着两个肉棍。不一会,王总走到妈妈后面,抬起妈妈的屁股使劲一挺,整只大鸡巴没入妈妈的肉洞里。妈妈忍不住「啊啊」叫了起来,嘴里还含着刘总的鸡巴。

  两人一前一后插着妈妈的小嘴和小穴。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两个人换了位置,刘总开始操妈妈的骚穴,王总又让妈妈口交起来。

  刚换过来妈妈已经到了第2次高潮,呻吟声越来越大,阴道里不断滑出白浆。

  刘总越插越快,妈妈爽得喊了出来:「操我……啊……啊……使劲操我的骚逼……好老公……操死我……啊……」眼看刘总要射了,刘总忙把鸡巴放到妈妈的嘴里,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射到妈妈的嘴里,妈妈一饮而尽。

  王总开始疯狂地用他的大鸡巴抽插着妈妈的骚穴。王总的大鸡巴不光大,持久力还好,快速地插了妈妈上百和回合。妈妈的叫床声直接连了起来,妈妈竟然失禁了,阴精喷射了出来。王总终于要射了,他把鸡巴放在妈妈嘴里,射精持续了足足有十几秒,射得妈妈满嘴都是。妈妈最爱的精液一滴也没浪费,全喝了下去。

  我本以为结束了,两个人休息了5分钟又开始了第二轮。第二轮Lun奸以后他们俩把精液全射在了妈妈的骚逼里,然后脱下妈妈的内裤塞住了妈妈的骚逼。

  刘总说:「小骚货这次给你塞紧,晚上回家也不能拿出来,后天去你家调教你这小母狗的时候要检查知道吗?」妈妈连忙答应。

  今天晚上妈妈经历了7次高潮,回家连内裤都没穿,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我来到妈妈房间,第一次这么距离看着妈妈的下面,肉洞里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塞进去的那条白色蕾丝内裤的花边。我轻轻地舔了几下,妈妈的阴唇将精液射在了妈妈茂密的黑森林上。

  第二天,妈妈中午才起床。下午跟我说她要去外地一趟,让我去叔叔家住两天。我知道是妈妈的领导要来我家调教妈妈,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说去同学家住,但是我没去。

  我趁妈妈出去买东西,把家里每个房间都安上了摄像头,然后我在楼下宾馆开了个房间。我打开电脑监视着家里的每个角落,妈妈原来是去买情趣内衣。一回到家,妈妈洗完澡就穿上了刚买的黑色镂空内衣,然后把屁眼里插上了一条狐狸毛做的小尾巴,脖子里戴上了一个项圈。

  不到8点妈妈就睡了。妈妈要提前睡,好接下来这2天一定很累。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打开电脑。妈妈还没起床。过了半个多小时,妈妈起床准备着。

  大约早上9点半左右来人了1、2、3、4、5……来了5个人。刘总王总还有妈妈的3个客户。领导几个人一进来妈妈便真正成了性奴,只见妈妈趴在地上,像母狗一样爬着走,肛门里插着的小尾巴还一晃一晃的。

  刘总坐在沙发上问妈妈:「小骚货前天晚上给你塞到逼里的内裤拿出来了吗?」妈妈说:「没有还在里面塞着呢。」王总在茶几上拿过来一个茶杯,手指头扣进妈妈的肉洞里,拉出了妈妈塞了一天两夜的小内裤。内裤刚拿出来妈妈阴道里的精液和妈妈的淫水混合物就淌了出来。

  王总把茶杯放到妈妈的小穴口将这些液体全收集到茶杯里,然后递给妈妈说:

  「来先润润嗓子。」

  妈妈拿过茶杯,将里面两个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全喝了下去。然后刘总笑着说:「来咱们开始吧,一会有你喝的,放心吧!」接着,妈妈趴在地上翘着屁股。只见妈妈的客户从包里拿出来5瓶农夫果园和5只超大的注射器。原来他们是要先给妈妈灌一下肠。

  5个人每人一个注射器,分别往妈妈的肛门里注射农夫果园。注射到第3瓶的时候妈妈有些受不了了。他们让妈妈把屁股又抬高一点,晃了晃妈妈的屁股,接着又注射了起来。

  总共在妈妈屁眼里注射了4瓶,开始准备让妈妈发射。只见一条黄色的水柱从妈妈的屁眼里射了出去,直到最后一滴出来。然后王总往妈妈屁眼里挤了半只润滑油,开始用手指头插妈妈的屁眼。接着是刘总,接着是妈妈的客户,每人一个手指插进妈妈的屁眼。

  插了一会以后,他们脱掉裤子,妈妈开始给5个人口交,硬了的开始插妈妈。

  只见妈妈屁眼里插着鸡巴,骚逼里也插着,嘴里含着一只,两只手里还各有一只。

  就这样不停地换人,一轮又一轮干到下午6点多。

  几个人开始吃饭,妈妈吃的是涂上精液的切片面包。吃饭的时候几个人打电话又约了几个朋友,陆陆续续又来了7个。但是后来来的人都是抱起妈妈就开始操,操玩以后就走了。

  凌晨1点多钟,不知道谁提议让妈妈穿着情趣内衣去楼下撒尿。只见妈妈满身精液去楼下撒了尿,又赶忙回到家。

  几个人开始困了,然后用狗链把妈妈栓到阳台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开始陆陆续续起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操我妈。一轮以后他们把妈妈M型绑在沙发上,骚逼里和屁眼里各塞了一只按摩棒,给妈妈带上眼罩,没关门就走了。

  到下午三点多,妈妈被两个送快递的,一个送报纸的,和三个修电梯的以及邻居和8个物业人员各操了一次。

  到了快4点的时候突然来了3个人,很面熟,原来是我同学,看我没去上课来我家找我。同学一进门就说原来他妈妈这么骚,3个人Lun奸了妈妈两轮还不想走。

  我实在忍不住了,冲了回去。回到家的时候妈妈还在浪叫着,我一把拿下妈妈的眼罩说:「妈妈你怎么这么骚啊?你知道今天多少人操过你了吗?」妈妈愣住了,缓过神来以后妈妈没多说很多,妈妈说:「儿子你也看到了,妈妈就是个骚逼、骚货,妈妈的逼就是贱,我们领导快回来了,你带你同学赶快走,妈妈答应你们,以后你们想怎么操我就怎么操我,好吗?」我也答应三个同学以后随时能来我家操我妈,他们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晚上7点多,他们回来说要带妈妈去中心广场玩。他们让妈妈裸体穿上护士服,让妈妈坐公交车去,然后把硬币插到妈妈的骚逼里,让妈妈上车以后再抠出来投币,妈妈一上车就被几个色狼盯上了,晚上这条线人又多,妈妈时不时地就感觉到一根肉棒插进,射完以后又一根。明知道我就在旁边还被不知几根鸡巴操了一路。下车的时候,妈妈腿上的精液一直流到脚踝。

  到了中心广场几个人正在等着妈妈,刘总掀起妈妈的裙子看了看,问妈妈:

  「小骚货路上爽不爽?这次的任务完成了,一会你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家了。」接着他往妈妈下面又塞了个硬币,回家路上妈妈又被不知几根大鸡巴操了一路。

  从这以后,妈妈在公司要被领导操,回家以后被我和同学玩。

  妈妈说从5年前她就和她领导开始了。她刚到这家公司的时候,每天的工作就是趴在地上任领导的两腿之间给他口交。后来公司来客户晚上会开房间让客户舒服一下。第一次被Lun奸是在一家ktv,被3个客户Lun奸了两轮。后来刘总上任以后妈妈就彻底成了他的性奴。

  以前的时候妈妈出发去外地就是跟刘总参加淫乱派对,就是那时她喜欢上了被Lun奸的快感。后来刘总和王总经常带着朋友Lun奸妈妈,这事发生以后妈妈变得更加风骚,时不时会去外地爽几天,接受调教,每次去都要有十几人或者几十人操过她。

  妈妈还在路边冒充野鸡,花30块钱就可以在路边的草坪里操她的逼。有时到了陌生的地方,妈妈会对着车窗外大叫:「我是骚逼我要大鸡巴操我!」甚至有时还会对着窗外抠自己的逼。

  同时我的同学已经有60多个人操过妈妈了,而我常常带着妈妈外出暴露,在我家楼道里,小区里,马路上,公交车上,商场里,教室里,学校操场上,只要是我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就不能穿内裤,只穿一只小短裙,随时让我操她的穴,也方便路人欣赏她的骚逼。

  【完】

  字节:934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