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新闺蜜】【作者:思无邪】【完结】

来源:caoporn119人气:加载中

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其实上了一个人妖。是的,我承认我也看过一些人妖的色文图片和视频,看的时候也会有性奋的感觉,但那只不过是一种猎奇的欲望。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真的上了一个人妖,而一切都是从女友交的新闺蜜开始。女友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国际贸易公司,我曾经去转过,那里真是精英彙粹,美女如云,而我的女友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这样的公司里,各种竞争都是比较激烈的,所以同事之间能成为真心朋友的并不会多,不过,最近女友会偶尔跟我提起一位新来的同事,到最后这个新同事的身份变成了新闺蜜,女友会在午休时和她一起吃饭,下班后和她一起逛街,我不在的时候,代替我的角色陪女友看电影等等。

  从女友的一次谈话中,我大概了解到了一些这个新闺蜜的信息。从国籍上来说,她是一个外国人,但从种族上来说,她是一个华裔。从年纪上来看,比女友还小半岁,但思想见识却比女友更成熟。而且「身材火辣,脸庞精美」,这是女友的原话。而事实上这八个字是以前我对女友的评价,没想到她会用在别的女人身上,而且她在说这个评价的时候,语气非常诚恳,当时就让我产生了想去认识一下这位极品美女的沖动。当然,那时候我还没想到,后来的某一天,我会在那么特殊的一个情况下和这位美女相识。

  大概在女友,她的名字叫敏。大概在敏和妮——那位闺蜜的名字,在她们认识两个多月的时候,她们一起出了一趟差,时间不长,来回四天。可问题就是出差回来之后,敏再提起妮的时候就有了一些变化,不是那种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而是有一些奇怪变化,比如没有以前提到的那么多了,好像会刻意在我面前避免提到她,偶尔提到了却会有一些羞涩。一开始我甚至怀疑女友是不是变成了拉拉。但这种怀疑都在每次操她时,她那种一如往常的放浪表现中消失了。

  最终揭开这个谜团是因为发生了一个非常老套的剧情,无非就是我出差提前回了家一类的。当我走进客厅的时候,就听到了卧室里传来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声音是发出自两个人,其中一个我非常熟悉,是我的女友。这妮子难道背着我偷人?可另外一个声音也分明是一个女人。

  我放轻了脚步,推开了卧室的门,顺着门缝望进去,在那张承受了我们无数次征战的大床上,女友跪趴在床上,高高翘着屁股,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之一,因为她喜欢用这个姿势的时候,我在后面一边操她一边打她的屁股。而现在跪在她身后的不是我,而是一个漂亮至极的女人,当我看到她的身材和五官时,我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八个字「身材火辣、脸庞精美」,同时我也立刻猜到了这个女人是谁,没错,这肯定就是女友的那位新闺蜜。

  可问题来了,作为一个闺蜜你趴我女友后面操什么,难道你们是拉拉,你戴着那种假鸡巴?没想到小黄片里经常看的情景此时变成了真人版,傻逼也知道这时候不该去打断她们,安静的当一个观众才是色男应有的品德。

  可这种品德没坚持两分锺就结束了,原因是因为她们更换了姿势,而那位闺蜜离开我女友身体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不该看到的东西。这个「身材火辣、脸庞精美」的美女两腿之间并没有戴什么人造的假鸡巴,而是直挺挺的长着一根真货。虽然尺寸不大,但那玩意绝对是真正的皮肤包着海绵体,而且里面还充着血。

  看到这儿,我一把推开了门,床上的两个人同一时间望了过来,于是三个人都暂停了足有一分锺。我推门而入只是一种沖动下的举动,但并没有想好进来之后要干什么,如果里面干我女友的是个男人,我肯定沖过去揍他狗日的,如果和女友啪啪的也是个女人,我肯定沖过去参加战斗。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我只好选择不进不退的方式,在床边一支沙发上坐下了。

  敏看我没有马上沖过去,她走下床走到沙发边,跪在我的脚边开始跟我解释,故事就是从那次出差开始的。

  那一次是她们代表公司去参加一个商务会议,提前会务组收到的名单显示去的是两位女性,所以敏和妮理所当然的被分配到了同一个房间。她们到达酒店的时候,妮表示想自己出钱重新开一个房间,而敏坚决反对,问妮为什么要单独睡一边,是不是约了炮友。妮说自己并没有约任何人,但又给不出合理能说服敏的理由,最终被敏强拉硬扯的带进了房间。敏的性格一相开朗,没有过多的羞涩和矜持。在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两个人为谁先洗澡推让了半天,最终的结果是敏先洗,敏洗澡过后直接上了床,她催着妮也快去,洗完之后,两个人好偎在一个被窝里说些闺蜜私话,可是妮却找着各种理由和事情磨磨叽叽了好半天,直到敏靠到床头睡着了才走进浴室。

  可妮不知道的是,敏的入睡只是假装的,她就是想看看妮到底在搞什么把戏。所以当妮洗澡到一半的时候,敏突然闯进了浴室,她当时看到的情景和表现出的震惊,估计也就和我现在的情况一样吧。妮的秘密已经打破了,只好对敏讲出实情,她是一个人妖。

  妮从小就希望自己成为女人,青春期到来后这种渴望变得更加清晰了,她从那个时候起就开始服从药物,因为先天的条件,外表就长得文静美丽,几年的药物作用之下,她的外表完全变成了一个女人,胸部也发育到了B杯的尺寸。后来她干脆做了声带手术和一次隆胸,把胸整到了D杯。从那个时候起,妮除了还拥有一根鸡巴之外,其它已经完全是一个女人了。那时候妮刚19岁,她计划在20岁的时候,再去做最后一次手术,变成完全的女人。在那段时间她试着交往了几个男友,可又发现自己对男人的渴望并不强烈,她发现自己的内心里不仅是个女孩儿,还是一个拉拉。

  所以妮决定暂缓一下变性手术的计划,那条鸡巴得以保存了下来。到了妮21岁的时候,她得到了公司的指派,来到了中国的合作伙伴任职,并且认识了我的女友敏。在她和敏的工作生活交流中,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同一种族的女孩儿,可自己的情况在这个相对保守的国度,还是让她心生矛盾,不敢冒昧表达。没想到这次公司派了她们一起出差,妮着实激动了好久,可以和心仪的对象独处,可低头看看自己的两腿之间,她又再一次陷入了难过。她想着如果早些做了手术多好,可要是做了手术,自己喜欢的敏并不是一个拉拉怎么办呢。好吧,如果敏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她喜欢的是男人,可自己还算是一个男人吗。这些矛盾的心理让妮不知如何是好。

  借着被撞破的机会,妮一骨脑的把自己的经历和想法都说了出来,然后静静的等待着敏的宣判。敏听完了妮的讲述,被骗的气愤已经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鲜、好奇和一丝兴奋。她这时候才认真的看了看面前这具美丽的身体,的确是一具连自己都要表示羡慕的肉体,皮肤细腻白皙,线条凹凸有緻,除了两腿中间多出来的那一条之外,面前的妮可算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再看看那多出来的一条,不像其他男人那样是相对深的肤色,而是和其它地方一样粉白。不知道是否因为裸承在喜欢的人面前,这条「女人的鸡巴」竟有些微微勃起,或者是察觉到了敏的目光,这家伙有了更明显的生理反应,它越胀越大,到最后成了90度的翘着。妮尴尬极了,她试图用手去遮挡,却被敏制止了。

  敏走了过去,用调皮的语气问妮:我可以摸一下吗。

  妮对这个提问有些意外,不过敏没等她的回答,直接在妮的面前蹲了下去,她用小孩子研究昆虫一样的态度盯着妮的鸡巴看,然后又用手捏,最后就含到了嘴里。敏后来告诉我,当时她并没有想到这是在给男友之外的人口交,她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人妖的鸡巴和男人的鸡巴有什么不同。但当时的那样的情况,她的动作无疑是给了妮一个肯定和鼓励,妮抓按着敏的头就操了起来,而敏只是象征性的退让了一下就没再拒绝。

  后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敏和妮两个放开怀抱大干了一场,房间里充满了两个女人的呻吟声,敏身体上可以插的洞都被妮攻占了。出差的期间,两个人又做了好几次。这种和「女人」做的感觉大大满足了敏的新鲜感和好奇心。用她的话说,一边被鸡巴操一边吃着别人的奶子,感觉太有趣了。

  不过出差回来见到我之后,敏就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做了那么出格的事,所以没再和妮继续关系。遇到这次我出差离家,一个人的寂寞勾起了敏的欲望,敏答应了妮的逛街邀请,然后心有灵犀的逛回了家里,谁想到我偏偏也在这个时候提前回了家。

  说到这儿,敏向我投来讨好的眼神,而我只是继续摆出不置可否的表情,敏知道我向来心软,既然没有发作,那多半是已经不再生气了,所以大着胆子爬到我跟前,隔着裤子开始舔我的鸡巴,看我还是没说话,就舌头卷起拉链,咬着拉开,又唇舌齿并用的把鸡巴从裤裆里掏了出来。这是敏的绝招,凡是要讨好我的时候,这家伙的嘴上功夫真是厉害,不仅是说话好听,最厉害的是可以用嘴完成一系列的高难複杂动作,包括脱掉我身上所有的衣服和鞋袜。

  当敏开始为我口交的时候,我擡头扫了一眼床上的妮,敏看到了我的眼神,马上转头对妮说:你上了人家女朋友,现在还不赶紧来赔礼。

  因为妮对我并不太了解,不知道我这样一言不发的沉默,到底代表着什么态度,所以她?还是他?还是她吧。她一直不敢出声也不敢动作,现在听到敏的召唤,马上反应了过来,也赶紧从床上下来,像敏一样,分跪在我的鸡巴另一侧,她轻轻擡头看了我一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我则是开始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更仔细的欣赏起这个第三性别。

  因为是跪姿,合并的双腿挡住了她身上那截多余的东西,应该是有意为之吧,那东西被她夹在了双腿之下。现在从我的角度去看,这完全是一个极品的美女,眉目含情,唇齿生春,整个五官看不出一丝男性感觉,站在女人堆里也绝对能成为亮点。还有和敏一样细腻的皮肤,精緻的锁骨,比敏还要丰满的双胸正被两只细细的手臂挤压出一条深沟。

  也许是妮从我目光里看出了欣赏的成分,这等于给了她一个认可。她张开了嘴,伸出舌头舔上了我的鸡巴。敏为了让妮有多一些表现的机会,把整个肉棒都留出来给了她,自己把目标转向了两只鸟蛋。

  以前看这类小黄文的时候,经常看到这样的描写,说人妖所做的口交往往比女人更好,因为她们比女人更了解该怎么伺候那条肉虫。当妮的舌头在我的鸡巴上舔了几下,尴尬的气氛逐渐消失的时候,她开始越来越投入的工作了。果然和之前的传闻一样,妮的服务和敏,以及我之前用过的任何一张嘴都不同。那感觉无法形容,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节奏,可一吞一吐,一吸一卷,差别只在毫厘之间,感受却妙不可言。

  当我发出第一声舒爽的歎息,敏知道我已经完全忘了她犯的错,男人真是的一种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仿佛看到了敏的嘴角扬起一丝胜利的微笑。她这回没再用嘴,而是用手三下两下,脱掉了我的裤子。事实上我也有此想法,完全的放开才能享受更多的快乐。双腿可以分得更开了,两个女人——姑且这样称呼吧,两个女人有了更宽展的活动空间。这时候我才看出两个人的不同,敏虽然外表文静,但口交的时候向来风格热情;而妮虽然咳,那啥,却表现的比真正的女人还要细腻。她舔的时候并不慢,但却一点不马虎,几乎是每一条褶皱、每一个敏感细胞都舔到了,而且还懂得从龟头到鸟蛋、再到屁眼不断的更换位置去刺激。

  这时候敏已经整个停止口交服务,开始帮我脱掉其余的衣服。当三个人都保持一緻的时候,妮正趴在我的胯下,屁股翘得高高的,仰着头用舌头清理着我菊花褶皱里残存的便渣。敏看到妮那淫荡下贱的样子,忍不开始笑她,却忘了自己浪起来比这还骚得多。

  敏故意大声跟我说,你看妮姐舔你舔得多投入啊,你现在是不是菊花好爽,可是妮姐的菊花还一直闲着呢。老公你要不要去试试啊,人妖的小菊花哟。

  虽然妮脸趴在下面,看不到表情,但听到敏的话,却能感觉出她的心理产生了变化,我甚至可以从她屁股的耸动看出,她刚刚绝对有菊花一紧。舔屁眼的动作也从温柔转向热烈了,看来这骚小妖真是屁眼痒了。我该怎么办呢,从来没干过男人,他妈的人妖到底算男人不算,反正不是女的吧,还从来没干过「非女人」的屁眼呢。好纠结。

  敏这个煽风点火的货,看出我的心思,沖我补了一句,老公,人家可是刚操过你老婆,你就不想操回来吗,那咱家多吃亏。

  虽然明知道她这话是激将法,可想想说的也没错,我家的便宜已经让人家占了,自己不占回来对不起和谐二字。念到此处,我二话不说,沖妮噜了噜嘴,示意她去床上趴好,老子要顶你个肺。

  妮自知躲不过这一遭,或者她也压根没打算躲,说不定菊花正渴呢,看她迅速的在床沿上趴好,翘起了屁股,还特意夹紧双腿,把自己那玩意挡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就说明她是有多配合。事实上到这个地步了,我也已经习惯了妮人妖的身体,而且经过她一番超水准的口吹之后,在心理上我已经完全把她看成是一个女人了。

  既然这么漂亮一个女人,对着我翘起了如期滚圆的一个屁股,不上简直不是男人。我向前迈进两步,下身已经贴到了妮的屁股上,而她竟是凭着专业级的敏感,适当的调速了自己的高度,以求我直指前方的鸡巴正好抵到她的菊花上。

  干人妖虽然是头一回,爆菊我可不是新人。鸡巴上早就沾满了两个女人的口水,妮的菊花里也浸出了不少的肠液,正闪着欢迎的光亮。完全不存在需要润滑的问题,我所要做的就是扶住她的屁股,把鸡巴捅进她的屁眼,再选择是以温柔还是粗暴的方式开始驰骋即可。

  身为一个刚被人偷了女友的男人,理论上我应当粗暴一些才是应有的态度,而现在鸡巴里充血的程度,和那种几欲爆炸的硬度也支持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所以从第一下起,我捅进妮后门的速度和力度都是满荷的,粗鲁的生殖器,粗野的沖撞着妮的直肠。看来妮已经有日子没和男人做过了,从第一棒起,她就开始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伴随着她的浪叫,我大力的拍打着她的屁股,髋关系和屁股之间发出连续的巨响。果然,啪啪啪才是操炮时最合适的伴奏。

  敏看我们玩得起劲,也过来凑热闹,她爬上床,在妮的正面分开双腿,把妮的脸压到自己的胯间,很快随着妮头部的转头,敏也开始呻吟起来。我知道她正享受怎样的快感,妮的那条舌头我可是才刚刚领教过。也难怪敏会被这个人妖勾搭上,这个妮子果然是有几下真功夫。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心里又是一阵不爽,操屁眼的力度更大了,就像我想让鸡巴从妮的屁眼里插进去,再从她的嘴里沖出来一样。当然我是没有那样的尺寸啦,不过每一下的撞击都是骨头对骨头的较量,撞得妮又喊又叫,不知道是爽还是疼,或者兼而有之。

  关于这一点,处在妮正面的敏得到的答案更准确,因为她可以看到妮的表情,我想那表情当中带出来的是满足和快感,所以敏看到妮的表情之后也忍不住了,她甚至于主动提出要我爆菊。以前的话这是不可能的,之前有限的几次肛交都是在我下了很大功夫之后,敏才「勉强」接受,虽然在真正操起来之后,除了开头几下会嚷着疼之外,后面也会享受得嗯啊直喘,淫水直流,可过后都会抱怨肚子不舒服,然后表示再也不走后门一类的。可是这次居然主动提出,看来是受到了妮「积极正面」的好影响。

  女友有要求,当然优先服务,我马上拔出插在妮菊花里的鸡巴,捅进了已经并排趴好的敏的屁眼里。事先并没有专门进行润滑,这对于女友那朵并不常开的菊花来说,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很容易让她吃不消,好在刚刚妮趴在她的胯间舔了半天,除了把一个骚逼舔得水光溜滑之外,一朵菊花也舔得湿漉漉的,口水加淫水向来就是最好的润滑液,所以敏被鸡巴捅了之后,并没发出我担心的那种惨叫声——那是之前每次爆菊,第一棍捅进去时她都会发出的声音。

  操自己女朋友可不能跟操一个经常被爆菊的人妖那样,开始几下我都把速度放得很慢,敏声息皆无,肯定是咬着嘴唇在忍受着直肠里的不适。渐渐地,她开始适应能够张嘴发出轻微的喘息,我知道已经顺利完成起步,可以挂二档了。我插入的深度慢慢增加,但速度还保持着中速。又是十几下过后,敏的喘息变成了呻吟,屁股开始跟着节奏动起来,到这时候我才真正挂档提速,开始了在敏的身体上驰骋。

  当我在身后策马扬鞭的时候,妮爬到了床下,坐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当她擡起头的时候,整个脸就正好贴到了我和敏身体交合的位置。妮伸出舌头在我的蛋和敏的逼之间来回舔舐,这样的助兴节目确实不同,我和敏都享受到了以往爆菊时候没有过的快乐。这样的姿势和组合还有一个好玩之外,有时候把敏操到投入的时候,我会故意把鸡巴抽走,让她着急一下。这个时候,我就会把鸡巴塞进妮的嘴里,一边享受被喉咙紧箍的舒爽,一边看着敏的屁股左右乱晃寻找鸡巴的有趣样子。

  我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我不打算很快的就把敏干爽,虽然她爆菊的次数不多,但每次操到最后,她都会被操的格外满足,甚至会出现不小的高潮。但那种快速得到的高潮,退潮也相当的快,几乎是高潮一过,鸡巴从屁眼里一拔出来,这家伙就一付不认账的样子,不但拒绝以后再爆菊,甚至于就像刚刚被捅得浪叫连天的那个骚屁眼不是长在她身上的一样。而这次,我要用这种慢升温的方式,让她彻底接受爆菊,加上现在有了妮这样一个辅导材料,让敏变得对肛交兴趣浓厚,甚至于渴求盼望看来也不是难事了。

  难得看到敏在爆菊的时候这么配合,这么主动。她不仅会摆动屁股来配合抽送,还会收缩屁眼来给鸡巴更多的刺激,那感觉真像要夹断了似的,我都觉得不是我在爆她的菊,而是她想爆我的鸡巴。在敏的屁眼里猛捅了几百下之后,我终于爆发,把出差以来积存的弹药全都灌注到敏的直肠深处。

  因为还处在兴奋当中,发射之后的鸡巴并没有软下来,我又继续乱捅一阵,还是从敏的屁眼里拔了出来,因为我打算换个花样。当鸡巴离开敏的身体,龟头重新暴露在空气中,刚射出的精液已经被捅成了泡沫粘在鸡巴上,当中还有一些液体呈现出黄色,想必里面混和了一些肠子里的髒东西。

  这时候妮做了件让我喜欢的事,她张嘴含住了鸡巴,没几下就清理得干干净净,完全不计较刚从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肮髒,看她吃得那么津津有味,好像很兴奋的样子。看妮舔完了鸡巴上的髒东西,我又把鸡巴捅进敏的屁眼,插了几下之后拔出来,又带出好多屁眼里的髒东西,而妮还是照样舔了个干净。就这样重複了几遍,直到敏的屁眼里再掏不出什么东西来为止。在这样做的时候,敏一直扭头看着妮的动作,好像也很想试试的样子。

  我这样问敏,敏用她一对水汪汪的眼睛横了我一眼,我就知道这骚货确有此意。于是让敏躺在床上,让妮操进敏的骚逼,而自己又捅进妮的菊花里。三个人来了一个串连,又一轮狠操。在妮快要发射的时候,让敏调整身体,转过来用嘴含住人妖小鸡巴,先喂了一份开胃菜。然后在妮的屁眼里射出自己的第二炮,又用之前的方式,一点点用鸡巴掏出屁眼里精液,再转送到敏的嘴里。

  当敏舔干净鸡巴上最后一滴精液,看着她嘴角上还挂着一星体液,再看看翻身躺在一边的妮,菊花翕张,我突然觉得,以后的小日子会越过越有趣了。

  文本大小:14894 字节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