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沈阳有老外的一次群交逼被操坏

来源:caoporn119人气:加载中


这里说的是我和菁菁(菁菁是老婆的小名)还有哥们大军和他的老婆小静(小静是我的铁子,经常约出来做爱非常骚)去沈阳的一次集体性活动。文采不好但基本都是纪实。

  我和老婆菁菁还有大军和他老婆小静应朋友邀请去沈阳玩(是一次很多人的聚会)。我的心中一阵激动、兴奋,虽然不是第一次玩这个,但是第一次去外地又是一群不认识的人玩。

  发出邀请的是小静的大学男同学姓吕,夫妻一个在省卫生厅工作,一个在私企工作,他们有几次交换的经历,我想这样更好,至少我们都不是第一次。刚开始我和菁菁还是没有最终定下决心是否去。但小静和他们很熟还有她老公极力劝,吕哥几次诚恳地邀请我们去,最后也就答应了。到了约好的日子我和大军两家开车到了沈阳,他们组织了这个活动在棋盘山的一个度假村玩,他夫妻是组织者,算上我们两家到场有5对夫妻还有3个单身男士其中还有2个俄罗斯人!到了沈阳我们和吕哥见了面感觉也不错。

  周五下午三点半准时赶到了活动场所,那是一套度假村公寓,后来才知道一天的房价是2680元,二层楼共4个卧室,每间一张大床,简单家俱,三个卫生间,一个相当大的客厅,客厅是地板上铺了很厚的地毯。数放着几张舒服的沙发和一张像单人床一样大的茶几,总的来说,环境相当不错。记的刚进门,我们看到吕哥夫妻,他们的年龄比我们大,吕哥长的比较魁梧。对方妻子还可以,容貌和身材都说得过去,主要是白净。看得出他们对我们的尊重,他们表现很大方而且吕和小静还是同学,很熟了像是不一般的那种,估计小静和吕哥有一腿,最起码上过床。

  房间里有吕哥夫妻和一个女人,吕哥说其它男人和女人都去超市采购当晚用的东西了(吃的+喝的+安全套),进来寒暄一阵,小静还有那个女人和吕哥的妻子聊的很热乎。我就坐在那里听他们聊天,知道吕哥夫妻都是圈子里已经交换过很多次了,或者都是某个群里的老网友了,菁菁和我还有大军全是个局外人,根本无从插话。下午四点,其它夫妻嘻嘻哈哈的都回来了。

  我看出妻子的紧张,我拉过妻子的手,说道:“走,咱们溜达转转去吧!”,妻子什么话也没说,挽着我的胳膊出门了。妻子说有点害怕,我对她说反正都来了就放纵一把吧。回来后,就陆续其它夫妻都到场了,吕哥在确定大家到了后,先介绍大家:(因为不想说另两对夫妻的名字就用个代号吧)

  A吕哥是北方人,40左右,性格豪爽,真诚,这也是他与我很投缘的原因,吕哥老婆,35左右,那里人不清楚,个子不高,估计有158,胸部很大,形状不错,弯曲长发,特显成熟女人的韵味,

  B夫妻,女的是哈尔滨人,年龄31,外表年龄26,160高,苗条,皮肤很好。看样子是个办公室一族的,很白净,有些紧张,男人身高183左右,彪形大汉,长相一般,甚至有些凶恶,不过从话语中觉的此人就是性欲极度旺盛的一个曾经上过无数女人的男人。

  C夫妻,男年龄大概有38左右,女的30.男的比较开朗,为人随和,听说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他的老婆,这个女人,我一进门时,就她一人在房间,乍一看,还以为是拍A片的日本那位AV女优呢,很可惜,那位AV女优的名字我不记的,此女身材和菁菁差不多身高都是163,但没有菁菁苗条胸要比菁菁的小一点,长发,,圆圆的脸,笑起来两个酒窝,特别地让人有一种甘甜滋味的享受.穿低腰裤,低胸外衣,皮肤也不错,走起路来臀部会晃动,相当震撼男人的心,

  陈哥,听说在沈阳买卖做得很好,这次所有的费用就是他出的,有180,有点瘦但很结实。

  伊格诺什么维什么奇,名字挺绕嘴,我们都叫他一哥!俄罗斯人在沈阳做皮货生意。将近190身体健壮。

  柱子,其实也是俄罗斯人,起个中国名,呵呵。身材和一哥差不多。在沈阳做旅游生意估计就是国际旅游倒人头吧。

  加上我们两家4个人,一共8男5女。

  下午4点,我们分乘几辆车去吃晚餐,晚餐期间大家说说笑笑,完全看不出是一群要今晚换妻男女,我在想,这个社会,什么人都有!,大家吃完饭回到别墅,几个女人去准备水果,其它男人就坐在那里聊天,聊他们圈子里的故事,聊他们以前玩的经历,女的也在边上附和着。吕哥的老婆和另几个女耸把买来的安全套全部拿出来,然后大家在一起喝点饮料吃点水果,天南地北的撤了一会。尤其是伊格和柱子讲着在俄罗斯的趣事,大多是荤段子,把大家乐够呛也刺激了不少。真奇怪两个老外居然说汉语还算挺流利。不过感觉小静和伊格早就认识似的,不经意还有眼神交流,还有菁菁好像和他也认识,真奇了怪了。

  待各项工作都搞定后,吕哥开始交待游戏规则了,先前吕哥参加游戏,因为组织者搞的并不完善,有很多人,包括吕哥相当不满意,所以这次吕哥特地将游戏规则说明一下,尤其是分配好,不能随便换人,要换也要进行完第一轮才可以自由搭配,三个单身可以自由活动一会等第一轮结束后参加战斗,由于是圈内人组织的个人卫生还是安全的,如果是安全期或带了环经同意后可以不用带安全套。妻被分配给吕哥,我低头时看见吕哥裤裆那里鼓鼓的,估计鸡巴都硬了.

  这时的妻子紧张得口干舌燥,也是脸红心跳,一口接一口的喝水,以掩饰内心的紧张.我把妻子拉到身边,劝她尽量放松。此时我真想吻吻妻子,爱抚她,可还是不好意思,就放弃了。

  吕哥脱光衣服说,开始吧,妻子脱衣服时,还是有一些放不开,但她看到吕哥的老婆和另几个女人大大方地脱下衣服的时候,也就适应了。吕哥的鸡巴真的很大,甚至比录像上看到那些老外的鸡巴还要大,圆鼓鼓,红彤彤的龟头像个大鸡蛋一样,而茎身又粗又长,象超市里那种最大号巴西大香蕉,都快耷拉到膝盖了,这还是没硬的时候,一直到今天,我们还说,他哪都不好,就是鸡巴大。还有伊格和柱子的鸡巴,左摇右晃的足有25厘米长,都像可乐玻璃瓶一样粗,开始还有点炫耀的意思,不过看到吕哥和小静老公的家伙也就不那么嚣张了。顿时房间里热闹起来,一时男男女女开始争抢卫生间,脱衣的脱的,偷看女人身材也有,在卫生间打闹的也有。最无聊的就是三个单身汉,虽然光着身子却无用武之地,只好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不时的还催促着快点进行,焦急的等待!最后有点受不了了干脆到阁楼天台上喝酒去了。

  此时我脱光衣服,不时去偷看分给我的吕哥的老婆,典型的已婚妇女的身材,身体有些发福了,由于生育过,小腹也有了些许的赘肉,岁月不饶人呀!不过,让我欣慰的是,皮肤还白皙,乳房和臀部虽然有些下垂,但还是保持相当的丰满,她两腿之间阴毛十分稀疏,因此本来就微微凸起的阴阜,显得更为丰满,我们一直坐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聊着天,只是聊一些简单的性话题。这时,交换要开始了,吕哥老婆把内裤脱了后,我不能不主动了,我搂过她,在怀里吻着,摸她的乳房,有兴奋和刺激的感觉但心理到是很平静。菁菁十分温顺地陪着吕哥聊天。吕哥人挺幽默,逗得我老婆直笑,后来,吕哥老婆让吕哥先去洗个澡,我也对妻子说道:“你也进去,洗洗吧!”妻子一听我这样说,只穿着一条短裤,就进了浴室,她进去后,也没有把门关紧。这时,我的鸡巴也极度开始膨胀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促使着我很想进去看一看。我只好借口洗洗鸡巴开了门。当时我的血脉喷张,老婆的双手正抓住吕哥的大鸡巴,既象在帮他清洗更象在玩弄,从鸡巴看,他已经极度亢奋了,再看老婆,这时老婆双乳已经被吕哥握在手中了,他的手上功夫很不错,大概是经常玩女人的,他的一只手捏住了老婆的乳头,拼命的玩弄。

  吕哥老婆从背后搂抱着我,我们躺倒在浴室对面的沙发上,她的手也不停的抚摸我的身体和阴毛,偶尔碰碰我的鸡巴。这时叫床的声音喊声不时从各个房间里传了出来。由于每个人的做爱习惯不同,有人将房间关严。当时我被吕哥老婆的双手正抓住鸡巴添着,我眼角的余光看,吕哥搂着我的妻子进了房间,我感到妻子有些紧张的躲闪了一下,门砰地一声关掉,不过关的时候有点用力门被弹开了,他们也就没再关好。

  我和吕哥老婆也走进对面房间把吕哥老婆压在了身下,我听到了妻子很急促叫声还有吕哥舒服的叹气声,然后不久就是哭泣似的叫床声!这种声音太熟悉了,我的心中一阵酸楚.赶紧将鸡巴对准吕哥老婆的阴唇上,她赶忙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头夹着着龟头对准了自己的逼,说不用带套了,我结扎了!我笑了一下臀部慢慢压了下去,屁股压干下去很深,然后就开始用力的插了进去,她马上把我抱的很紧。水很多,也很温暖,....我操了她有100多下就感到要射了我赶紧放慢速度停下来,她挣开眼睛问我,"流了"我笑了一下说早着呢又继续操她她闭起眼睛又哼起来,坚持了20多分钟就射了,便趴在她身体上不动了,我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鸡巴仍旧深留在她的逼里过了有4、5分钟我才爬起身来把鸡巴抽出来,我看见我的鸡巴虽然已经有些软了但还很粗大,她一直静静的等着我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鸡巴,慢慢抚摸着。呆了一会我俩来到了客厅。

  大客厅里有一对c妻和B男人在干着,b男人一边做动作一边给自己做配音,明明是他在玩人家的逼,自己倒是嘴里发出“啊 ̄ ̄”“噢噢!!!”被他玩的c女人小腹一起一落的,我就在边上伸出右手抚摸她的乳房,,那时倒没有想到让这个女人为我口交。待B男人摸够下面,舔够下面时,问我去给这个女人舔逼不,他来让C女人给他自己吃鸡吧,我并没有给这个女人舔,感觉先前有男人在下面舔过,摸过,甚是不干净,我随意的用手指抚摸逼,估计是干的太多了,逼里颜色发黑。吕哥老婆凑近我的耳边轻轻的对我说"你感觉怎么样,我对你感觉不错,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们家坐坐,如果没有什么反感的话,咱们玩玩3p!让你操个够。保证不亏你。”“好!好!”我有些颤抖的从干涩的嗓子眼里滚出两个字,她就像我老婆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让我随便挠随便摸。我一边扣着她的逼问:"吕哥试过和其它男人一起操你吗?"":"有的,不过并不是经常"。我当时心情说不出是好是坏,因为菁菁,正在其它房间被她老公操着...,

  吕哥老婆趴在我的身上添着我的鸡巴,但是我已经没有心思做了。现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看妻子怎么样了。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老婆的叫声,过了不久,几个男人已经射完,陆续走到大客厅电视前吸烟聊天,看电视,,下面说说C男人的思想境界吧,他老婆此刻正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挨着B男大鸡巴操,自己还和我们能说能笑 ,还在说他和B少妇搂在一起口交时,能感觉到她的她的阴部是光溜溜的,阴毛刚刚刮过,C妻和B男人似乎还没有停的意思。沙发摇晃的“吱…吱…嘎…嘎…”的声音和c妻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小静老公对他说:“你老婆可真行啊!"。C男人倒是显的很是开心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出玩这个又不是第一回了,来玩最重要的是玩得开心,我们都很开心就行了,何必计较其它...。

  隔壁房间里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吕哥好像挺有劲,吭哧、吭哧的动静不小,可以听见妻子紧一声慢一声非常清楚的呻吟声,肚皮碰肚皮的啪啪声,床摇动的吱吱声。好像也就10分钟不到就没动静了,很快房间又传出来妻子“哎哟、哎哟”声和“嗯……嗯…喔….喔...轻.轻点啊…哎…哟…哎哟…啊.啊.啊.”的叫喊声。叫的越来越欢,呻吟声却好似那么的痛苦,我真担心被邻居听到,因为她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客厅里C男气喘吁吁问道:“没什么事吧?吕哥和谁在一起?"小静老公用眼睛示意了一下我说,他老婆,这时c男过来说:“我说兄弟啊!你老婆可真是的,要不我陪你去看看?”我赶紧道:“我都累了,你去看看吧。”他边笑边说:“那好意思吗?”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能干吗?”,他说“你就别损我了,你这人还真逗,那兄弟我就不客气了”.C男说着撸自己的鸡巴跑到了房间里.我装作很疲惫的样子翻了个身,然后背对着大家闭上了眼睛。但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隔壁房间里始终没有安静下来,我起身到了房间里,我看见妻子躺在床上双手抱着吕哥的头使劲地压向自己的乳房。妻子的屁股不停的往上顶着,她也已经是全身是汗了,吕哥趴在妻子的身上,两只胳臂内弯着撑着身体,两只手一边摸一个乳房,屁股在妻子的阴户上轻轻的晃动着,使劲地干着,好像要全身融入我妻子的身体里面一样。他大力的抽干一阵子,可能快要射了,就停了下来,把鸡巴深深的插在妻子的逼里,趴在我妻子身上休息。

  等了一会意念一过,他又开始凶猛地抽干,妻子的淫水顺着逼口边沿,慢慢的往下流,流到屁眼时,就开始往下滴了,已经几滴浓浓在床单上了。这时吕哥翻个身,自己在下面,把妻子仰面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妻子这时两腿往上一缩,又变成蹲姿,屁股一上一下套弄,.C大哥撸自己的鸡巴侧躺在身边,伸出右手揉捏着妻子一个乳头.我感觉自己全身血往上涌,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脑子一片空白了。身体电击一般兴奋起来,鸡巴逐渐勃起、坚挺,我真想立即投身于他们之中。

  不经意间,妻子发现我愣愣的正站在门口,大叫一声:“啊!”立即伏身趴在吕哥的身上,紧张的喊道:“别进来!”C大哥有些忍不住了,轻声说道:“吕哥让我来会儿吧”,吕哥抬起身体,让出了位置,妻子像一条疲惫的母狗一样跪在床边,C大哥跪在她的屁股后面,妻子翘起臀部,往后一退身,看都没看,十分准确的,一下将对方鸡巴含入体内。“啊..哈!”C大哥发出了舒服的叫声.压在她身上快速的猛操着,老婆的口中又发出了“嗷啊.嗷啊...啊...”的声音,这时妻子回过头来瞄我一眼,看完我后,便脸红彤彤地把头低下了,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吕哥凑到她的身边,搬过她的脸把鸡巴含进了她的嘴里用力地插着,妻子抬起头呜呜的说:"太大了,慢点、轻点"吕哥没管菁菁说的话依然用力插着,忽然看见他身体一抖,又用力的插了几下在菁菁的嘴里射了,但是没有拔出来我看见菁菁的喉咙动了几下看来是吃了下去.....一会吕哥和我回到了客厅里,大家说笑着,吕哥老婆马上问,射了吧?累吗?舒服吗?吕哥没说话只是先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又伸出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和我还有小静的老公笑了起来。

  10分后,C大哥和我妻子,从里面出来,我看到她头发凌乱嘴角还残留着液体。大家陆续都射完第一轮了,男男女女洗完做沙发前吃水果,聊着刚过去的性事,妻子去了卫生间漱了口整理了一下坐在沙发前下面盖着浴巾,一时不知到做什么好,说什么好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过去问问吧,我走过去,一起坐在妻子边上。看着此刻的妻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竟张口说不出话来。想了一下,我冲着妻子很关切的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我话语中的含义。妻子羞涩的低下头,轻声“嗯!”了一声。吕哥也同样问了自己妻子一遍,吕哥老婆凑近我先是偷偷的在我背后拧了一把,然后的说:“他还是很能干的!挺好的”。大家陆续互相交流了一下各自的感觉,互相之间开始了年轻时才有的打情骂俏。正谈着,隔壁房间的B夫回来了,吕哥老婆好像和他很熟,他和吕哥打招呼说道:"吕哥,要不要我试试你太太的后门呀!"一点也不顾虑,胡扯一通。说的尽是男女的事,津津有味。

  看来换妻这种事简直就是公开的,言语中挑逗之意非常明显,显然他不止一次操过吕哥老婆。妻子说:“吕哥家嫂子很不错呀,比我还丰满,阴毛也比较少,让你小子捞着了!”我也毫不客气:“你不是也一样吗?大家都听见你在里边的叫声了,把你干的不善吧?说说,怎么样?”可是妻子只顾在那里笑,怎么也不肯说,半天了冒出一句:“你什么不知道呀?还要问我?那个家伙个还特别大,他一个劲地就往里面捅,弄的我直冒汗可痛了。”我嘿嘿的一笑,紧接着又问:“戴套套了吗?”

  妻子看着我,说道:“安全期不用带了!怎么?你们也没带?”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此时C大哥赶紧坐起来看着大家特别夸耀我妻子的舔鸡巴本领,说一般男人都受不了还没操呢就射了"你老婆真行啊!吞了2回精呀!”,我有些满足的哈哈坏笑了起来说"那东西有营养,"。

  b妻笑着说我真是有福气,下回让我看看你老婆吃鸡巴的样子,我开始注意她了,就是那个和我一直在客厅的女人,我一直喜欢小巧丰满的女人,她就是,待她笑完,坐于我边上时,我还是没主动和她说话,倒是她对我说,可以帮我拿个苹果吗?我顺势回应说,我帮你削。就这样,我开始和她聊了起来,苹果削完递上,我们也熟了起来,此时的她由于洗的较晚,已经没太多的浴巾披在身上,只能用一条毛巾遮盖在上腹上,其实那时在坐的男人,都是裸着在聊天的,女人最多是披条浴巾,或者戴着乳罩穿内裤,她身体很香,我一直在说好听的话给她,逗的她笑.时间过了一些,我拉她去房间里想要她,她满足了我的要求,我们去洗了一下,关了门,上了床,就像以前曾经玩过的一样,说说她的身体和技术吧,她毕竟是7几年出生的人,乳头呈黑色,比较饱满(能保持到现在不错了),已生育过,小腹略有赘肉,有刀疤.阴唇也是较暗黑,逼有些松。

  抚摸过下面,舔过下面,然后她给我吃鸡吧,舔的很棒,从蛋蛋舔起,一直到龟头,然后用舌尖用力的舔插着我龟头上的眼,她问我受得了吗,我说没问题,她看到我的鸡巴已经很硬了就说来吧操吧,她怕给我弄出来。实际上我并没有要射的感觉我只感到兴奋很舒服,于是笑着说不会,早着呢!她笑了说,你挺利害,一般男人都受不了。

  我让她躺在了床上,端起了她的双腿慢慢的插了进去操起来,过程中她的叫床声音相当棒,会用哈尔滨话说我的鸡巴头好大,进入后,她说很舒服,待我主动抽动时,她不停的叫,不要停,快操啊!快啊!轻点…大鸡巴好大…坏蛋…那么用力…想操死我!光听这些话定力不足就得射了。感觉要射了,就让她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在后面操她,操的时候发现她的屁眼也跟着一开一合的,就用手指沾了点她逼里流出的水在屁眼上慢慢往里揉,她的嘴里发出了哼哼的声音真的像一条母狗,我拔除了鸡巴对准屁眼用力的插了下去,她“啊”一声疼的趴在了床上,嘴里还说“插死我了,疼啊”,这时我的鸡巴刚进去一个头,我也没管她,把她的屁股又抬了起来,用力的插了进去,她有不停地叫了起了来。感觉她的屁眼很紧没过几分钟我就射在屁眼里了,但是还没软,又拔出来在逼里操了十多下,卧在了床上,拿着鸡巴在她脸上蹭起来,她不似的伸出舌头象征性的舔一下,看出来她已经没力气了。

  休息了一下我来到客厅坐过去聊天,期间妻子也和B夫操去了,时间过到8点,大家就自由交配了,叫床声音一直不断,房间又传出来其它女人一阵干呕又是一阵咳嗽,“咳…咳那个东西…咳咳咳…实在太难吃了啦……”有人轻轻地对女人说"呛着你了!那你不会吐出来?谁让你一口就吞了",时间过到10点,电视里也有了足球,有一半的人在操逼,有一半的人在休息,我实在是有点累了就在在沙发上看球赛,没去找其它女人,不知为何,当时我也有些困,看球时总觉的怎么这场球时间这么长,一直不结束。

  时间越来越晚了,我也不知道时间到了几时,大家陆续都累了,然后有人开始去房间睡去了这时,妻子和陈哥在另一个房间已经战过一场了在休息。俩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扒门缝往里瞅了瞅,原来妻子和陈哥俩儿搂在一起不动,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当时心情说不出是好是坏,看小静一个人坐在电视前,我搂过她,她也爱抚我。后来陈哥和我妻子从里面出来这时,小静老公夫轻轻地对我妻子说,"告诉我,总共被多少男人干过?是怎么操你的?"。菁菁:“已经好几回了受不了了”这时小静坏坏的笑了一下说,“伊格和柱子呢?”老婆说:“没看到”。然后菁菁就去卫生间洗澡了。

  我困了到房间躺了一会出去解手时,看见伊格在走廊上抱着菁菁说非常想她,妻子红着脸低着头,伊格捧着菁菁的脸用力的亲了起来,看到把老婆的舌头一下子吸到了嘴里用力的裹着。亲了一会他一下把菁菁抱了起来,来到客厅的沙发上撤下了老婆的浴巾对着菁菁的逼开始咬了起来,老婆看样子很疼双手抓着他的头发啊啊的叫着,这时小静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从后面一把抓住我的鸡巴,说“看菁菁心疼了?”我笑了笑一下扣住小静的逼说正好拿你败火!说完抓着小静来到另一边的沙发上,玩起来。老婆也看到了我和小静但视线很快又被从卫生间大便出来的柱子档住了,伊格看到了柱子指着老婆的逼翘起大拇指说“味道,很好”然后起身后又亲起了菁菁嘴,那个柱子也朝伊格伸了一下大手指,把舌头插进了老婆的逼里,菁菁从嗓子眼发出了呜呜的叫声。过了几分钟柱子把菁菁反趴在沙发上居然舔起了老婆的屁眼,伊格坐在沙发扶手上抓住老婆的头发把鸡巴插进了菁菁的嘴里,老婆的嘴本来就很小还没进去三分之一就被涨满了,柱子舔了一会站了起来撸了撸翘起的大鸡吧,好家伙,足有两扎长!在菁菁逼上增了起来,然后慢慢地插了进去,老婆身子一挺“嗯啊.....”的一声吐出了伊格的大鸡吧朝柱子喊轻点啊!这时我看到伊格的鸡巴直挺挺的敲着!跟柱子的鸡巴差不多,好像还要粗一点,但头有点尖。没等老婆把话说完一个又抓住老婆的头发插进了她的嘴,这一下可能有点深,基本进去了一半,菁菁干呕了一下!想用手把他的大鸡吧拿出来,可伊格一下抓住了老婆的手,同时夹住菁菁的头又用力的向前插了一下更深了,我看到老婆只好连鸡巴、口水吞了下去还有一部分顺着一格的大鸡吧流了下来。

  这时柱子的鸡巴有节奏的插着插着,刚插进一半鸡巴就到头了,菁菁从喉咙中发出来哦...哦...哦..哦...的声音。这时小静一边给我吃鸡吧,一边看着他们,说插时间长了大柱子的鸡巴能都插进去,我说可能吗?小静说长时间刺激宫口就开了,就直接插到子宫里了,我说你试过呀?小静说老公经常给我插进去!说完我差点射了出来!她说完就骑到了我的身上把我的鸡巴坐了进去,一上一下的操了起来。

  这时柱子的鸡巴已经进去一半了,他有时闭起眼嘴了还发出了嘶嘶哈哈的声音,伊格这是和他说了一句柱子朝厨房走了去,伊格把老婆平放在地毯上,抬起老婆的腿,用大鸡吧在老婆的逼上慢慢的用力蹭了几下,“噗的一下”插了进去,老婆身子一挺,头向后一仰口中又发出“呀啊”的一声!他一边插着还一边捏着老婆的阴蒂,菁菁有点受不了了抓住伊格的手想把他手拿开!单双手的手腕被一格抓住,这时柱子拿了一瓶芝华士走了过来,递给伊格,伊格喝了一口好像又有了精神继续猛插,老婆表情痛苦又像是迷乱的摇着头,嘴里“啊哈...啊哈..嗯.啊.啊..慢点..放.放开我啊,受..受不了呀..哈啊........”的叫喊着,从来没这么大声过。柱子笑嘻嘻的接过酒喝了一口!递给我,我也喝了一口!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刺激!抓住小静的腰用力的向上插着,小静一副骚货的表情“啊..啊..啊”的叫着。柱子走过来从后面抓住小静的乳房用力地捏着,说今天的女人真棒。我让小静跪在地毯上给我吃着鸡巴,柱子跪下一条腿用鸡巴在小静的逼和屁眼之间来回摩擦着,小静果然是个骚货,一把抓住柱子的大鸡吧插在了自己的逼上,前后的动了起来,含着我的鸡巴“呜.呜.”的叫着。柱子把酒瓶放在一边,大力的操起了小静。

  过了一会伊格坐在了地上把老婆扶到了自己的腿上,菁菁的屁股上下动了几下就有点受不了了,说“疼死了,我下来”,可一格抓住老婆的腰用力的插着,这下老婆差点瘫倒了,双手支撑在一格的胸口上叫喊着,已经不能是叫做呻吟了。老婆在伊格身上上刑般的被操了20多分钟,逼水冒着白沫顺着伊格的大鸡吧不停地流。这边柱子已经把小静操翻在沙发上,她刚咽下去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柱子在下面像玩玩具一样扣着小静的逼,已经伸进去四个手指头了!一点一点的往里挖着,小静扭曲着身体,看得我鸡巴一下又硬了起来,扶正了小静的头把鸡巴又插进了她的嘴里像操逼一样操了起来。

  这时伊格喊了一下柱子和他说了些什么我听不懂,柱子坏笑着放开了小静来到老婆的身后,把老婆蹲着的腿向前拉直,这下老婆结结实实的坐在了伊格身上,确切的说是坐在了伊格鸡巴上,老婆啊的一声向后倒,柱子扶住了她准确点说是从后面扶着老婆的乳房一下一下的动起来。菁菁双手扣住柱子的脖子大喊着“呀啊·呀啊·呀啊·啊·啊····快起来我不行了,放开我...快放...开啊”想收回大腿,但伊格抓住菁菁的脚腕让老婆动不了,我看到伊格的整条鸡巴一下完全都插进了老婆的逼里,老婆“哈啊----”然后“哼.哼.哼”的呻吟着,的一声瘫倒在一格的身上,一股透明发白液体从老婆的颤抖的逼里顺着伊格的大腿流了下来,伊格的大鸡吧看来已经插进子宫里了。伊格和柱子都像胜利时的“YE哦呵呵呵额”笑起来!

  这时我在小静的嘴里也射了,小静又把我的精液咽了下去,趴在沙发上又给我舔鸡吧,把没全射出来的吸了出来,柱子回头看见了,过来抬起了小静的屁股,又撸了撸鸡巴在后面插进了小静的逼里,扑哧扑哧的操起来,过了二十多分钟小静“嗯啊啊嗯啊”叫起来,从逼里像尿一样的水顺着大腿流了出来,然后瘫在了我大腿上。可柱子依然没有停下还是继续插着。伊格没拔出鸡巴把老婆抱起来又放到了沙发上,用力地操了起来,老婆张着嘴不停的叫,头胡乱的摇着,手也是乱抓。看的我鸡巴一下又硬了起来!这时伊格拔出鸡巴对着老婆的嘴开始插,原来他要射了,老婆只是张着嘴没有力气给他裹了,我看到白花花精子差不多有一小杯都射进了老婆的嘴里,然后他又插进去不然老婆吐出来,看着老婆吃了下去。柱子又朝老婆走了过去,他可能是怕老婆的子宫口又合上过不了瘾,忙吧老婆有翻过来开始插,我看到他整条鸡巴也都插了进去,啪·啪·啪·啪·啪扑哧~~扑哧的猛操着。

  伊格走过来让小静坐在我俩中间,一边欣赏柱子和老婆操逼,一边操小静的逼,还用手抠着,不过过了一会我发现伊格其实是在扣小静的屁眼,我刚想到这,伊格把小静抱到身上开插,用双手扒开小静后面的屁眼对我眨眨眼,我明白了!立刻插了进去,结果感觉小静的逼和屁眼之间就像隔了一层羽绒服,我在和伊格蹭鸡巴一样,当时小静一副天生骚屄的样子,嘴里“呜啊··呜啊···啊啊····恩恩恩恩额”的叫着。不一会我又射精了!这回我是实在没力气玩了。

  我对他们说:“没关系,你们玩吧。”妻子有些吃不肖了,连叫声也没有了,只有嘴里喘气的声音.柱子却没能射精,我都怀疑他吃药了,那么能干。我休息了一会去卫生间洗了洗鸡巴出来后看见小静在沙发上躺着,从逼里流出的精液顺着屁眼流到了沙发的垫子上。柱子躺在另一边沙发上菁菁骑在他的身上伊格在后面,把老婆的逼和屁眼同时再插,菁菁只是有气无力地从嗓子眼发出“哼啊·哼啊”的声音,乳房已经被抓得变了形。我有点累了回到房间躺了一会,起来看了一眼客厅柱子在操菁菁,菁菁给伊格口交刚好射在嘴里,柱子这时也完事了拔出在逼里的鸡巴让老婆给他舔干净。她跪在地上,面扭向我,将从她口边溢出的精液吃进了嘴里,身子和双腿还在不停的发抖。伊格和柱子朝我笑了笑抱起了老婆说我们去洗个澡,过了一会卫生间内又传出了“啪”“啪”的操逼声和老婆的叫喊声。我心里在想这两个王八蛋!

  第二天白天我们去了沈阳故宫、大帅府还到太原街逛了一天,回来后先后去冲了个澡。洗完澡,感到浑身轻松了许多,我们再次聚集到客厅里,我们又商量好,这回除了自己的老婆,男人先把别人的老婆操一遍,我做了三回,实在是有点累了就在沙发上看别人的表演,B、C两个哥们只做了两个,也不行了。吕哥、小静老公除了自己老婆把其他人的老婆都操一遍,真是强啊!、伊格和柱子是一个都没剩下!真佩服他们的性能力。后来每个女人分一个房间,这些男人就像电影里逛妓院一样,想到那个房间就去操。一开始大家还挺有秩序“排队”后来上来坏劲,好几个人挤到一个屋里操一个女人!而且基本不是内射就是射嘴里吃了下去!老婆回来说吃饭都没吃那么饱过!

  半夜快2点了我起床上厕所看见小静在她房间床上头朝里侧趴着,逼和屁眼红肿的向外翻着,上面还流着白花花的精液。看样子坑定是刚被操完,而且被不止一个人操了很长时间。忽然听到了一阵阵间断的呻吟声,这声音在熟悉不过了,菁菁的屋里伊格、柱子还有陈哥,吕哥在一边抽着烟。菁菁的头发上、脸上像被精液洗过一样,床单已经湿了一片,菁菁躺在床上,头已经仰到床边下,伊格将老婆的双腿担在肩上,抓着老婆的两个手腕,把整根鸡巴插了老婆阴道,“扑哧”“扑哧”用力地操着,陈哥再像操逼一样操着菁菁的嘴,双手在菁菁的胸上抓揉着,长长的鸡巴已经看不见了,肯定插到嗓子眼里去了,应射精的话差不多能射到了胃里。菁菁在床上扭曲着身体,在喉咙里发出“呜~~~~~嗯~~~~”的声音。

  柱子再用面巾纸擦鸡巴,纸上有点黄黄的,估计是刚操完屁眼,不知道是菁菁的还是哪个女人的。我去完厕所回来后看到老婆身上能插的地方都被插进了鸡巴!一格躺在了床上插着菁菁的阴道,柱子在后面半蹲着操着老婆的屁眼,吕哥站在了床上抓住菁菁的头发用鸡巴在静静的嘴里快速的插着也分不清是口水还是精液往外流着,老婆的逼里顺着一格的大鸡吧一股一股向外流着精液,他屁股下面的床垫上已经有一大滩白花花精液,这帮家伙这回又全部内射了,真有点担心了,怀孕可怎么办啊!

  结果小静说想在沈阳购物两天让老婆陪她,我当时看她老公没反对也就答应了心想这个骚屄跟定又没想干什么好事。

  在那个公寓里的两天内,大家都是自由的,只要你有能力,你就可以与任何一个女人做!其中的一些细节我就不详细说了,说也说不完,我只是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说出来,待大家都安稳下来,不再有性冲动了,这才开始化妆的化妆,穿衣的穿衣,大家开始收拾房间,这才发现,到处都是精斑!收拾完,出门去吃早餐,由于时间接近十一点,也就当是吃午餐。吃过饭,大家分手而别!并再次约好下次有空大家再次相聚.

  第二天下午她和小静回来后菁菁显得有点神情恍惚,很虚弱的看着都没怎么说话,妻子上了床睡觉,我去卫生间洗刷,晚上我们也没大说话,妻子看了会电视情绪好很多,她去卫生间洗澡时,看得出来很不舒服。我试探的和她说话,她说:就是不知道怎么了,那里疼的受不了,我过去蹲在她面前,由于菁菁有点疤痕体质,手腕、脚腕还有身上还能看出绳子皮带勒过的痕迹,乳房上、屁股上、大腿上不少的牙印,分开她的腿,阴毛被刮掉了,阴沟里的唇缘红肿不堪,向外翻突着,两片大阴唇红肿的鼓着,尿道口阴蒂也是充血的红肿,肛门周围红肿的向外翻着。她说:后来下身都没知觉了,只是知道他们在插,不停的动,到后来是疼的受不了,你没看见吗,就象被人强奸一样,还有~~~~~我看被强奸虐待就是这个滋味了。过了2天,妻子说那里还疼,我带她去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阴道、宫颈糜烂,用泡腾片消毒、吊瓶冲洗治,疗服用消炎药,注意少少夫妻生活。那时候有段时间想要是小静解决的!我问老婆还想再玩吗,她居然说你同意就玩!!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