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调教的女白领】【作者:盲僧】【上篇】【完】

来源:caoporn119人气:加载中

(上篇)

  薛梦影是一位标准的都市女白领。

  从前,丝袜、高跟鞋、制服、办公室、咖啡,就是薛梦影的全部生活,而现在……

  「红色项圈、狗链子、塞口球、电子密码手铐、震动棒……」手机里头传来的声音语气平淡,似是说着一些最平常不过的话语,但是却让薛梦影心头骤然一紧,顿时陷入极度的恐慌中。

  「嘘,你小点声!」薛梦影下意识地轻声喊道,并紧张地拿开了手机,但是她没有挂断电话,因为她不敢。

  「梦影,怎么了?」薛梦影正在参加一个同学聚会,与她同饭桌的众人都发现了她刚才的反常,一个她中学时要好的姐妹立刻关心地询问道。

  此刻,薛梦影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不正常,她忙平复着紧张的心绪,并强挤出笑意,缓了缓说:「哦,没事……」

  她想接下来说些什么,却一时找不到话说,索性直接说道:「我出去接个电话。」

  对于她刚才接听电话时的激动行为,在场的众人也没当回事。她走出包厢后,人们又开始举杯言欢,共同追忆他们当年的青春岁月。

  而他们谈话的焦点,就是她——薛梦影。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痴情地说道:「梦影,当年可是我们中学有名的校花啊,德智体美,才貌双全,想当年,我可是整整追了两年啊,可惜……还是没有追到。」随后,一个胖子立刻拆他的台,说:「行了行了,你也不照着镜子瞧瞧你长那样,我们的梦影岂是一般人可以追到的!」

  戴眼镜的男人立刻回击道:「你长得就好啊,想当年,我可是咱们中学出了名的才子啊。」

  这时,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八卦道:「我们的梦影,当年再美也显得青涩,哪像现在这么有味道,美丽,知性,干练。另外,我可打听到了,我们的梦影现在在XX公司担任市场部的女总监,而且……」

  一个心急的男人忍不住催道:「行了,小郭,你就别卖关子了,而且什么呀?」「而且,我们的梦影现在还是单身哟!」

  接着全场就是一阵骚动,一个有了家庭的男士挑了挑眉,一副心照不宣的表情,说道:「你们还有机会哟!」

  这时一位女同胞忍不住戏谑道:「我们的梦影,我们的梦影,梦影什么时候成你们的了,你们怎么就不留意一下我们其余的女生!我们也是很恨嫁的哦!」「这,这个……小陈,你看着挑一个吧。」

  「哼!你当是在菜市场挑大白菜啊!」

  ……

  站在包厢外的走廊里,薛梦影看了看四下没人,这才重新小心翼翼地接上电话。

  「……喂……喂,喂!……死婊子!母狗!死哪儿去了!……快给我接电话!

  怎么跟主人说话呢!……操!狗日的!你是不是欠操了!逼硬了啊!……」电话那端早已经粗俗不堪地骂娘了。

  「喂。」薛梦影缓了缓,淡淡地吐出一个字。

  「草泥马,母狗!骚婊子!终于说话了啊,你是不是长逼了啊!老子不是跟你说过要全天24小时接受主人的控制吗,现在主人有一个很刺激的任务给你做……」

  「我……我正在参加同学聚会,所……所以……」薛梦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聚会啊?那正好!你现在就进去偷一个啤酒瓶出来,然后开车回家,路上给我打电话。」

  「可,可是……」薛梦影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对面已经撂了电话,此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薛梦影在原地呆站了半响,这才定了定神,然后转身推门进去。

  「梦影,快过来坐下,刚才这几个闷骚的男人又在谈论你了,有几个还说想一亲芳泽呢!」刚一踏进包厢,一个热切的姐妹就匆忙上来拉着她坐在了几个男人中间。

  「呵……呵呵。」薛梦影顿时俏脸一红,羞怯的目光左右环顾着,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

  身边不时有男人热切的目光偷瞄着她,这让薛梦影很是难为情,同时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薛梦影知道自己有任务在身,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很快,机会终于来了!

  在这次全体起立碰杯的时刻,薛梦影的手机「不小心」从饭桌上掉了下去,当然,这是她看似无意,其实有意碰掉的。

  薛梦影正要弯腰去捡,旁边立刻就有眼尖的男士来主动向美女献爱心。

  「我,我自己来。」薛梦影忙说,同时将那人轻轻推开。

  弯腰蹲在桌下的薛梦影,一手握着捡起的手机,同时目光敏捷地环视一圈,发现没人注意自己,薛梦影迅速抄起桌下一瓶开了盖的啤酒瓶塞进自己的手提包包,也不管酒瓶里有没有酒,然后匆匆拉上自己的手提包,这才笑意盈盈地站起身。

  所有人都已经全体就位,就等她一个人了。不好意思的她赶紧抓了一杯酒跟上大家。

  「来,干杯!」

  跟大家碰完杯后,薛梦影一饮而尽,做贼心虚的她现在只想早点逃离现场。

  「大家开心吃,我有点事就先走了。」薛梦影忽然站起身,鼓起勇气说道。

  全场立刻发出不满的情绪。

  「别,别走呀,这刚来怎么就走了!」

  「是呀,梦影,大家难得聚一次。」

  「就是,梦影,说好的今晚大家还要去唱k呢,我可是很怀念你中学时候的天籁之音呢!」

  ……

  尽管大家争相挽留,但是薛梦影现在是非走不可的。她是不敢忤逆那个人的。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今天真有事……下次,下次的同学聚会我薛梦影请客!」

  大家也看出了薛梦影可能真有什么事,所以也不好再留。在场的一个男人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梦影,下次的同学会费用你可要全包的哦!」「一定一定!」

  最后,在大家的目送中,薛梦影驾着自己的白色轿车优雅地离去。

  开车回家的路上,薛梦影打开了自己的手提包,这才发现自己这款昂贵的包包早已经浸泡在了酒渍中。原来她当时慌忙中塞进的这个啤酒瓶还剩半瓶酒,酒水早就倾倒在手提包里了。

  幸好她的手提包质地好,酒水才没有从包包内流出,不然给当年的那些同学们看到,当年的中学校花、现在知名公司的女总监,居然不知羞耻地去偷一个啤酒瓶,那该多难堪啊!薛梦影觉得不幸中也有些幸运。

  「看来又要换个包包了。」薛梦影喃喃地说道。

  不过,遗憾归遗憾,她并不心疼,这个包包也就2W而已,她不差钱。

  之后,薛梦影插上耳机,迅速给某人回了电话。

  「吭。」电话接通后,薛梦影向对方轻咳了咳声,示意自己在呢。

  「吭什么吭!还装什么清高!在我这儿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坐在办公室里泡咖啡的OL吗!你就是一个婊子!母狗!知道怎么称呼我了吗?」电话那端骂道。

  「主……主人。」尽管已经半年了,但薛梦影还是难以适应,人前她是美丽冷艳、高高在上的女白领,暗地里她却是如此的低贱。

  「乖!那你是什么?」电话那端发出满意的笑声。

  「我……我是婊子!我是母狗!」薛梦影强忍住羞耻心说道。

  「偷到酒瓶了?」

  「拿……拿到了。」薛梦影有意避开『偷』那个字眼。

  「什么拿!是偷!偷!!知道吗?」

  「知道了,主人。」

  「没被人发现吧?」

  「没。」

  「不错啊,没想到你这个高傲美丽的女白领,居然对小偷小摸这么在行。如果我当时在场,我一定当场把你抓获。你猜我接下来会做什么?」「……」

  「我会三下五除二把你扒光了,然后把你扔在饭桌上,让大家看看你是长了几张骚逼,居然做出偷鸡摸狗的勾当,让你当年的同学们瞧瞧,当年他们中学的校花、现在年薪30W的女总监,居然参加聚会去偷一个啤酒瓶!哈哈……」听着电话里男人对自己详尽的羞辱言语,薛梦影的俏脸不自觉泛起了潮红,她的心跳开始狂乱的躁动。

  「骚婊子,有在听吗?」薛梦影久久没有出声了,电话那端询问道。

  「有……有,我在听。」薛梦影忙开口。

  「哈哈,我不会光开开口就能让你高潮吧!我都听见你呼吸的起伏声了。」「……」主人果然厉害,听着他的声音,薛梦影只感觉自己的脸颊发烫,身体开始燥热,目光也渐渐迷离起来,不过,她并不愿意承认,所以她没有回答。

  「骚婊子,今天身上穿的什么呀?」电话那端突然问。

  「衬衫、裙……」薛梦影刚要往下说,却被对方打断了。

  「操!不知道跟主人通话时候身上不能穿衣服吗!」对面突然发飙起来。

  主人什么时候说过通话时不能穿衣服?薛梦影心里委屈地嘟囔着,但是不敢说出来。

  「来,给主人看看母狗今天穿的什么衣服,把手机的摄像头打开,对着你身上从上往下慢慢移动,让主人看清楚。」电话那端的斥骂声突然就消失了。

  薛梦影放慢了车速,照着对方的意思,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捏着手机,照着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移动给对方看。

  随着薛梦影手里的手机移动,电话那端诉说着她的衣着:「白衬衫、黑色的包臀裙、丝袜、白色的高跟凉鞋……哎,今天穿的高跟鞋不错哟,快,手机对近了给我看看!」

  「哦,昨天刚去专卖店买的,就是为了参加今晚的同学聚会……」听到人的夸赞,薛梦影得意地说道。

  「哟!还是镶钻的啊!真漂亮啊。」

  「呵呵……我也是这么觉得……」薛梦影正得意着,却突然听到对方简短有力的后半句。

  「扔了吧。」

  「……」剧情反转太快,薛梦影一时无语。

  「你怎么配穿这么漂亮的鞋子呢,来,听话,扔了它。你在开车吧,现在就从车窗扔出去,快点,记住手机摄像头对着给我看。」电话那端淡淡地说道。

  这双鞋子可是专卖店推出的最新款,昨天薛梦影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了,她非常喜欢,但是,主人的话就是命令,她不敢违抗。

  纠结了一会儿,薛梦影这才终于忍痛割爱,慢慢摘下了脚上的高跟鞋。

  白色的系带高跟凉鞋,异常的精致,上面还镶嵌着两排璀璨的蓝钻,踩在薛梦影脚下简直就是锦上添花,甚至比放在橱窗里还要耀眼。

  薛梦影打开车窗,一手挑起这两只精美的高跟凉鞋探出窗外。薛梦影虽然于心不忍,但是她的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优雅的气息,就纤手挑着高跟鞋的这个动作也是优雅到了极致。

  也就两万七,薛梦影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一狠心,纤手缓缓一松,两只精美的白色高跟凉鞋便没入了夜色中。

  「很好,做的不错!狗狗真棒!」对方通过手机摄像头看到两只鞋子脱手而出,立刻发出表扬,之后又说:「你裙子里穿的什么内内,来,手机摄像头照着撩起来,给主人看看。」

  薛梦影将手机立着夹在膝盖,让摄像头对着自己的胯下,然后一手开着车,一手缓缓拉起了裙子。

  「哦,安全裤?……谁允许你穿安全裤的!安全裤立刻给我脱掉,扔到车窗外,快点!」电话那端恼怒道。

  「可是……可是……」薛梦影心头骤然一紧,她知道自己触怒了「龙颜」,主人先前说过自己以后任何时候都不能穿安全裤,包括上班时在办公室里也绝不可以,但是现在身上的安全裤跟裙子是配套的,是一体的。

  「可是什么?!」对面突然抬高了音量。

  「安全裤和裙子是连体的,脱不下来。」薛梦影委屈地说道。

  「那就把安全裤连同身上的裙子给我一起扒掉!快点!!……我有没有说过不许你穿安全裤,既然裙子和安全裤是一体的就不要买,你既然买了也穿了就不要怪主人对你不客气了!」听到薛梦影的抱怨声,电话那端忽然怒吼道。

  「哦。」薛梦影这下不敢出声了。然后就开始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别扭地往下扒拉自己的裙子。

  过了许久,薛梦影这才将黑色的包臀紧身裙连同安全裤一起扒到了脚底,然后她抬脚拾起它们,凑到手机摄像头前给对方看。

  「很好,扔出去吧。」对面淡淡说道。

  「啊?!」薛梦影这一惊不小。

  「啊什么啊,我说让你把裙子和安全裤从车窗扔出去,这是对你今天穿安全裤的惩罚!」

  「可是……可是……」薛梦影犹豫起来,如果自己将裙子扔出车外,那自己还怎么下车,怎么敢见人?

  刚才扔掉高跟鞋时没多想,加上当时情欲刚上来,稀里糊涂地就被主人鼓动着扔掉了自己脚上穿的鞋子,但是现在要她狠心扔掉自己身上穿的裙子,她确实清醒了不少。毕竟裙子和裤子是一个女性的遮羞布,哪个女人也不敢不穿裙子或是裤子去出门溜达。

  「还可是什么!再可是一下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你艳名远播!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把它们扔出去的话,我现在就把我手上那些你被调教的照片发到网上。一!

  二!……」

  眼看着对方就要数到三了,薛梦影一下就慌了,赶紧一把抓起裙子,对着手机摄像头就凑到了车窗外。

  「三!」刚一落音,薛梦影也刚巧在那一刹那松开了手指,裙子和安全裤也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薛梦影明显轻舒了一口气,差一点就超时了。这一刻,她忘了去想自己下车时穿什么,她只在庆幸自己按时完成了任务。

  「哎,母狗,你还真把裙子扔了啊!你是要光着屁股回家吗?!你可真是个骚婊子啊!」电话里忽然传出戏谑的声音。

  「啊?!原来主人你不是真让我扔裙子的啊?惨了惨了,我现在这个样子可怎么见人呐……」薛梦影委屈地快要落泪。

  「哈哈,我当然是真想让你扔啊!谁让你今天穿了安全裤,这就算是对你的惩罚了,不过,这还不够,你既然今天做错事了,你就要为你的错误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现在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我也不允许你在任何时候穿内裤,包括你上班在办公室里,你的制服裙里也要是真空,知道了吗?」「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以后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不可以穿内裤。」薛梦影委屈地答道。

  「还有呢?」

  「上班时,在办公室也不能穿内裤,裙子里什么都不可以穿。」「很好。」这时对面忽然笑道:「既然你这个骚货连裙子和鞋子都可以不要,那现在主人就让你玩一个更刺激的,现在你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都给我扒掉扔到车外,我要让你光着身子开车,哈哈!」

  「啊……不要。」薛梦影轻声求饶。

  「怕什么,你不是一个人住的单身公寓吗,现在又是夜里,你回家时可能不会有人看到哦,嘿嘿。」

  「呃。」也是哦,薛梦影突然豁然开朗,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主人说的是『可能不会』,就是说,也『可能会』被人看到。

  不过,薛梦影也知道,既然没有了裙子和鞋子,那身上的其他衣服也就可有可无了,如果真让人看到,那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和赤身裸体也没多大区别。

  「乖哦,母狗。我们就先扔丝袜吧,来,先把丝袜脱下来,要慢慢地往下捋哦,要仔细地去感受你玉腿上的滑腻肌肤哦……」照着电话里的指示,薛梦影脱掉了自己的丝袜,然后凑到手机摄像头前给对方看到。

  「嗯,很好!来,现在将手心里的丝袜轻轻地揉一揉,然后优雅地丢出窗外吧!」

  随后薛梦影就照着对方的指令,在摄像头的监视下,将丝袜也扔出了车窗。

  「漂亮!狗狗真棒!」薛梦影听话的行为立刻获得了对方的喝彩,「来,现在将手机摄像头挪近点,让主人看看你今天穿的什么内内。」薛梦影听话地将手机拿到自己双腿间,然后拉起自己的上衣,让摄像头对着自己的腰际巡视了一圈。

  「哇!母狗终于学会穿丁字裤了哦,还是在双腿侧绑带的那种,好性感哦!」薛梦影羞涩地垂了垂头,双颊绯红,自从上次被主人教训过自己穿的小内内太普通、不性感后,薛梦影最近就开始学着去穿情趣内衣了。她今天挑选了一件性感的黑色系带丁字裤,巴掌大的镂空蕾丝覆在她下体上,好像一层黑色的云雾掩映着一片神秘的黑色丛林,异常的诱人,不过……「刚才说过,以后情趣内裤也不许穿,裙子里必须是真空,知道了吗?来,现在我们来解开小内内。」电话那端温柔地说。

  「嗯。」按照他的指示,薛梦影羞涩地解开了丁字裤两侧的绑带,然后一手从胯下轻轻地抽了出来,拿在摄像头前娇羞地晃动。

  「哇,狗狗真棒!好骚的内裤哦!来,现在照我说的去做,小手轻捏着一端,把小裤裤提出窗外,小手欢快地挥动……嗯,好!母狗做的真好!来,现在跟着我一起大声唱——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薛梦影忘我地快乐歌唱。

  「嗯,唱得真好!狗狗开心吗?」

  「开心!」

  「好。来,现在将小内内一圈一圈缠在外面的后视镜上!」按照他的指示,薛梦影将自己性感的系带丁字裤缠到了车窗外的后视镜上,黑色的小内内在风中肆意飞扬,好像一面黑色的旗帜。

  「好,做得好。现在骚婊子下身已经光溜溜了吧,来,我们继续脱!现在我们把剩下的衬衫和胸罩也扔了,今天主人要你光着身子开车!嘿嘿,小婊子想想是不是就很兴奋呐?」

  「呃,嘻嘻……」薛梦影羞涩地轻轻点了点头,她早就意识到自己的下体已经湿润了,柔嫩的肉穴上,一丛茂盛的黑色丛林上垂挂着一滴一滴晶莹的水珠,像水晶一样美丽。

  随后,薛梦影开始解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忽然对面一辆小轿车刷一声疾驰而过,强烈的远光灯射得薛梦影眼睛一阵刷白,薛梦影忽然意识到问题,忙说:

  「主人,不能脱上衣!会被路面上的车灯照到的!」「哦,我竟然忽略掉了这个问题。」对方也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那我们就不脱上衣了,来,我们就把衬衫里的小罩罩扯下来。」「好。」薛梦影乖巧地答道。

  「来,解开凑近给我看!」

  「嗯。」薛梦影听话地卸下了自己的胸罩,举到了手机摄像头前。

  「哇!这是骚婊子的小罩罩哦,好香呀!」

  「你怎么知道很香?」薛梦影羞涩地问道。

  「全天与骚婊子的奶子亲密接触,怎么能不香呢,嘿嘿。上面肯定残留着骚婊子很浓的奶香味吧,哈哈。来,现在把你的小罩罩也丢出车外吧!」「嗯。」薛梦影听话地将自己的胸罩也扔出了车窗,随后粉色的胸罩瞬间就被后面一辆大卡车的黑色大轮胎给压扁了。

  「现在骚婊子感觉怎么样?小婊子把自己的高跟鞋、丝袜、裙子、内裤、胸罩都扔出了车外,哈哈!光着下身,光着脚丫,骚婊子赤身裸体地驾着自己的白色小轿车,正在开往回家的高速公路上……」

  「呃,好羞人!」薛梦影被说地快没脸见人了。

  「哎,不对!还不算是赤身裸体呢,骚婊子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衬衫……」「不,不能脱掉衬衫!」薛梦影忙说。

  「嗯,上衣不能脱,被人看到就知道骚婊子裸奔了。」对方似乎知道她的顾虑,「那,这样吧,骚婊子就把衬衫的前两颗纽扣解开,这样就算被人看到了,也会以为你出门急,忘了系纽扣。」

  「嗯。」

  「解开了吗?」

  「解开了。」

  「好!来,接着把你的两只大奶子给拉出来!」对面兴奋地说。

  「呃。」薛梦影听话地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衬衫没解开的第三颗纽扣恰好位于她两只奶子之间,而她的奶子又白又大,因为薛梦影要一手把着方向盘,所以她另一只手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两只奶子挤了出来。两只硕大的奶子紧勒在第三颗纽扣上,好像两只雪白的大馒头挂在支架上。

  「出……出来了吗?」电话里迫切地问道。

  「出来了。」薛梦影娇羞地答道。

  「快!快照给我看!」

  薛梦影羞涩地将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胸部。

  「哇!好白!好大!好嫩!看的我直流口水!」电话里头兴奋地喊道。

  「嘻嘻……」薛梦影有点不好意思了。

  「快,你自己来捏一捏!」

  「嗯。」薛梦影两只手指在自己的一只乳房上轻捏了一下,随后又立即松开了手。

  白嫩的大奶子上忽然印出一条指印,随后又忽然消失了,这都是因为薛梦影的奶子又大,弹性又好。薛梦影从耳机里能清晰地听到对面嘴里发出的咕哝声,显然是吞口水的声音。

  「哇!好棒哦!快,揉一揉,使劲揉!用力!使劲!让我看到奶子在你手里变出各种形状!快!我不让你停你就不许停!……继续!……」电话里传来兴奋地嘶叫声。

  「……呃……嗯……哦,哦……」薛梦影听话地使劲揉弄着自己的奶子,两只雪白的大奶子在她柔弱的小手里,一会儿是贴地的大饼,一会儿又是加在一起的『二明治』。

  不知过了多久,薛梦影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双眼渐渐迷离,她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她知道自己的浴火正在燃烧。

  就在她在情欲中越陷越深时,忽然「呲!」一声,汽车差点抛锚,薛梦影仔细一瞧,已经到了一处熟悉的广场。看来,快到家了。

  「怎么了?」电话里头问。

  「快到家了。」

  「嗯,路上的调教就到此结束,现在是晚上九点多,你回家准备好工具,今晚我有更刺激的任务给你做……」

  「什么工具?」薛梦影茫然地问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同学聚会的时候。」「……」薛梦影讪笑了笑,当时她正在参加同学聚会,手机忽然收到主人的来电,因为人多眼杂,而且都是熟人,薛梦影自然是不愿意接的,但是想到主人说过任何时候都不可以不接他的电话,也不能让主人等太久,于是她就硬着头皮接听了电话。

  薛梦影本也没多在意,主人平时和自己通话开头都会寒暄几句,她正好也可以告诉主人自己正在参加同学聚会,不方便。但是哪知道刚一接下主人的电话,电话里头出口就是一堆刺耳的调教用具名称,薛梦影吓得赶紧拿开了手机,生怕被旁人听见,而当时主人都说了什么,薛梦影自然是记不住的。

  「红色项圈、狗链子、塞口球、电子密码手铐、震动棒,还有你从聚会上偷来的酒瓶,把这些都准备好。」对方重复了一遍,「今天夜里十二点半给我电话,我让你玩个更刺激的,一定让你刻骨铭心!」

  「哦。」薛梦影虽然嘴上只是淡淡地说道,但是心里已经起毛了。

  「好了,挂了,记得今晚十二点半给我电话。」「嗯。」

  字节数:17030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