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樱 【完】(作者:不详)

来源:caoporn119人气:加载中



  曲立明和妻子李艳早年下岗,在市郊开了个小商店,卖一些烟、酒、糖、茶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由于经营得体,两口子又为人诚恳,所以小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去年,曲家的独生女儿曲樱考上了省城的重点大学。这给望女成凤的老两口无异于打了一针强心剂,两人做生意的劲头更足了。

  身高一米七的曲樱今年刚满二十岁,长得又白又俏,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有很多男同学想追求她,但曲樱一心用在学业上,都委婉的拒绝了。

  今年暑假的时候,曲樱在家休假,没事时,就帮父母打点一下店里的生意。天真无邪的女大学生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恶运马上就要降临到她的头上。

  这天晚上,快到十点的时候,曲立明夫妻和往日一样,准备关闭店门。突然,店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捷达轿车,从车上下来四个戴着墨镜的年青人,说是要买烟。

  三人进店后,首先把毫无防备的曲立明用铁棍击昏,接着用匕首逼住李艳母女。母女俩都被吓傻了,李艳乖乖地把店里的现金,和家里多年的积蓄,十几万元的存折交了出来。李艳以为,这样劫匪就可以放过她们了,可她哪里知道恶狼的野心。

  原来领头来的正是陈三。前段时间,他手下有一个叫赵三麻子的小头目到曲家来赊账,曲立明说我们是小本经营,又是素不相识就没赊给他。发生争执后,赵三麻子量出了陈三的名头,没想到老实八交的曲立明还真就不知道陈三是何许人也,后来还打了110,当时围观的能有上百人。赵三麻子回来以后,向陈三添油加醋的禀明此事,当时陈三的确很生气,但想想自己如果去和曲立明这样一个土鳖去打架,传出去肯定得遭人耻笑,也就把此事压了下来。

  前天,陈三开车去他所开的兰亭宾馆,恰巧路过曲家的商店,当时曲樱就站在商店外面和一个熟人说话,被大色狼陈三一眼便相中了。派手下人一打听,才知道是曲立明的女儿,这样的大美女,陈三是绝对不能放过的,于是便找来赵三麻子,许以重利,问他敢不敢干,赵三麻子本就是个王命徒,现在有公安局长的弟弟给他撑腰,当然是来者不拒。陈三为的是色,赵三麻子为的是钱,两个人狼狈为奸,一拍既合,于是又找了两个托底的小流氓,做好周密的计划,今晚前来做案。

  此时,陈三向身后使了个眼色。赵三麻子带着另外两个小流氓,立刻扑上来,用绳子把李艳和已经昏迷的曲立明夫妻活活勒死。

  接着,他们把曲立明夫妻的尸体装进预先准备好的麻袋里,塞进了轿车的后背箱。

  “三哥,你好好享受吧,我们按原计划行事了。”赵三麻子坏笑着带人开车走了。

  此时的店里,只剩下陈三和曲樱两个人。陈三把店门反锁好,把曲樱往后面拖。亲眼看到父母惨死的曲樱吓得娇躯不停的哆嗦,“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的一个劲哀求着。

  “你住在哪个屋?”,陈三恶狠狠地问。

  姑娘指了指东面的房门。陈三一脚把门踢开。

  “妈的,想活命的话,就老老实实地听话,知道吗?”陈三吼道。一只大手放肆地隔着衣服在姑娘丰满的胸脯上揉搓着。

  “知,知道,我,我听话……”。曲樱怯生生的回答。

  曲樱按照陈三的吩咐把屋门关好,然后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姑娘原本雪白俊美的脸蛋此时由于恐惧显得有些苍白,但在陈三的眼里,少女那惊恐无助的表情,更刺激起他征服凌辱她的欲望。

  陈三一把把姑娘揽进怀里,美丽的女大学生象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娇躯乱颤,半点也不敢反抗。只听“嘶啦、嘶啦”几声布料断裂的声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女大学生曲樱就被人家剥了个光光溜溜,从头到脚,连个布片也没留下。

  陈三一只手揉搓着少女丰满坚挺的一对大奶子,另一只手拔开她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玩弄着美丽女大学生那长满黑毛的肉屄。

  “大美女,屄毛挺多呀!小肉屄让男人肏过没有?”陈三在曲樱耳边淫邪的挑逗着。瞬间便被脱光扒净的美女大学生曲樱,此时被男人摸乳玩屄,下流挑逗,真是又羞又怕,女性身体敏感部位受到刺激,情不自禁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肏你妈的,光着屁股还她妈的跟我装正经是不?三哥问你话,听见没?”陈三厉声喝道。

  “没,没有。”曲樱不敢不答。

  “没有什么?说清楚!肏你妈的,是不是找死啊?”陈三威胁道。

  “没…没…屄…屄没让男人肏过……”。女大学生彻底屈服在男人的淫威之下,屈辱的说出她有生以来最淫贱的话。

  “以后,三哥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知道吗?”陈三淫笑着说。

  “知,知道。”曲樱温顺地回答。

  “既然还没让男人肏过,现在就好好地求三哥用大鸡巴肏你的小骚屄,把三哥求爽了,今天三哥就肏了你,让你这个美女大学生尝尝挨肏的滋味,然后饶你一条小命,否则立刻送你上路,让你和你老爸老妈一起到阴曹地府团聚!听清楚没?”男人阴阴地说道。

  “听,听清楚了……不要,不要杀我…我求…我求…”早就吓得肝胆倶裂的女大学生哪里还敢有半点违拗。

  “三哥…妹妹求你,求你肏我……”,求生的本能,使这个平日里清纯文静的女大学生早已忘记了羞耻,她虽然是纯洁无邪的良家少女,但已经年满二十岁的她当然知道这个流氓头子喜欢听什么,她头脑飞快的旋转,努力地搜索着最下流卑贱的话。

  “求三哥…用你的大鸡巴,肏我,肏我的小骚屄吧…妹妹的小骚屄,生来就是给三哥用大鸡巴肏的……三哥,你真会玩,真的好厉害,都把妹妹的小骚屄玩软了…就等着,等着三哥把大硬鸡巴插进来……今后妹妹的小骚屄只供三哥一个人肏,一个人爽,三哥想怎么肏就怎么肏,想什么时候肏就什么时候肏……”

  女大学生犹如妓女般地哀求,令陈三兽欲更加高涨。

  “没看出来,你她妈还挺会贱的。”说着,陈三把赤身光腚的曲樱抱到床上,然后一边欣赏着姑娘雪白性感的裸体,一边不慌不忙的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将姑娘两条圆润雪白的粉腿提起,擗开下压,两条玉腿立刻象两根雪白的肉棍一样高高地比直举向空中,少女那诱人的阴部一览无余的贡献在陈三面前,陈三的鸡巴头子,非常方便的顶在曲樱门户大开的肉屄上。

  女大学生挺着大白奶子,大大叉开着两条大白腿,服服帖帖等着挨肏的贱样,令男人更加兴奋,粗大的鸡巴更加硬挺!硕大的鸡巴头子在女大学生柔嫩的处女肉屄的屄缝口磨擦挑逗着。

  “大美女,前天第一眼看见你时,三哥就想肏你了!”说着,眼睛死死盯着姑娘漂亮的脸蛋,陈三最喜欢欣赏自己把硬挺的大鸡巴肆无忌惮的插进漂亮女孩儿那紧窄的处女嫩屄时,她们脸上所表现出的可怜、无助而又只能认命的表情。

  身子用力向前一顶,“扑哧”一声,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鸡巴一下子,就美美地肏进了女大学生曲樱那紧窄地处女嫩屄里!

  曲樱的身子被干得向后一荡,刚刚喊了一个“疼”字,男人已经开始了疯狂地抽插。

  在陈三看来,这个漂亮清秀的女大学生,第一次挨肏时的表情和以前自己肏过的那些女孩子也没有什么不同。今天自己就要用胯间的这根大鸡巴把这个美丽的女大学生彻底征服在胯下。

  “疼呀…妈呀…三哥求你…轻一点…疼……”

  可怜刚被开苞的女大学生曲樱,挺着一对丰满的大白奶子,叉着两条举在空中的大白腿,直被肏得哭爹喊娘,不停地求饶。

  一会工夫,姑娘的处女嫩屄就被肏出了淫水。淫水和处女血顺着姑娘的屁股沟流到了床上。随着男人粗暴的抽插动作,屄洞口的两片屄肉,被大鸡巴肏得一会翻出一会陷入,同时肉屄里开始发出“咕叽、咕叽”的肏屄声。姑娘胸前的那对大奶子更是被干得不停乱颤,泛起一层层诱人的肉浪,高举在空中的两只雪白小巧的小脚丫,如风中杨柳般摇来摆去

  “浪货,我会肏屄不?”陈三问。

  “会,会肏,三哥太厉害了……”曲樱讨好着男人。

  “肏你妈的,叫老公!”男人低声命令道。

  “啊…是…老公…!”美女大学生甜甜地叫道。

  “骚屄,浪点叫唤,三哥就喜欢一边肏浪屄,一边听女人浪叫!”

  “是…老公…老公真的是太会肏屄了…老公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又硬…把妹妹…不,把小老婆的小浪屄都塞满了…啊!都肏到子宫里了…啊,小浪屄要被大硬鸡巴肏开花了……老公的大粗鸡巴…把人家的小浪屄都给肏得流水了,流汤了…肏得小老婆好爽,好舒服……老公真的太会肏屄太会玩女人了…所有漂亮的女孩子一定都喜欢让老公用大鸡巴肏……”

  有了女大学生婉转承欢的浪叫声为男人肏屄助兴,陈三干得更加舒服,更加过瘾。在少女娇滴滴令男人听着舒爽无比的淫词浪语声中,又粗又硬的大鸡巴一下一下舒舒服服地插进美女大学生紧窄的肉屄深处,一边肏屄,一边开始摸玩女大学生胸前那对献媚般抖个不停的大白奶子。美女大学生曲樱便这样用女人身上最性感的三个部位同时伺候着男人。下面紧窄的肉屄被大鸡巴插着,胸前饱满坚挺的大白奶子被人家摸着,上面性感的小嫩嘴发着情叫着春,少女银铃般清脆悦耳的浪叫声刺激得男人更加粗暴的干她,玩她,肏她,奸淫她!

  陈三干得兴起,“骚屄,换过姿势肏你。”说着,双手抓住曲樱的小蛮腰用力一扭,美女大学生立刻高高撅起浑圆的大白屁股,跪爬在床上。两瓣雪白肥大的臀丘之间,那道长满黑毛的诱人幽谷毫无保留的贡献在男人的胯下。

  “大白屁股,看着就她妈的想肏!”陈三下流的说着,用湿淋的鸡巴“啪、啪”地抽打几下曲樱的肥臀。然后,鸡巴头子对准高撅在自己胯前等着挨肏的肉屄,稍一用力,随着曲樱“啊”的一声浪叫,大鸡巴“扑哧”一下一点不剩地插进肉屄里!

  “说,你是不是一个专门供三哥用大鸡巴肏的浪屄?”陈三羞辱着跪撅在自己胯下,被肏得直叫唤的美女大学生。

  “啊……啊……”曲樱呻吟着没有回答。

  “肏你妈的,说!”男人喝道。

  “啊…我…我是…是…”。曲樱不敢不答。

  “是什么?说清楚。是不是她妈的不想活了?”男人不依不饶,继续命令道。

  “是…我是一个专门供三哥用大鸡巴肏的浪屄……啊!”陈三狠狠地把鸡巴插进姑娘的屄里,干得她又是“啊”的一声浪叫。

  “大点声,我听不见!”男人得意的继续发出命令。陈三感到,在姑娘被迫喊叫出卑贱下流的话时,她的肉屄就会剧烈地收缩,使自己肏屄的快感更强,更过瘾。

  “我是一个专门供三哥用大鸡巴肏的浪屄!啊”。女大学生屈辱地迎合、满足着男人的淫欲。就这样,曲樱每喊一声“我是一个专门供三哥用大鸡巴肏的浪屄”,陈三就狠狠地肏她一下。终于在极度兴奋中,把滚汤地精液一滴不剩地射进女大学生的处女肉屄里……

  当天晚上,陈三干了曲樱三次才肯罢休。第二天一早又把她挟持到自己的住处。一连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都要曲樱陪他睡觉,曲樱的小嘴,屁眼和小嫩屄无一幸免的被陈三肏了个够。陈三本想把她玩腻了就杀人灭口,但看她软弱温顺,又把自己伺候的挺舒服,就没舍得下手。因有命案在身,胆大妄为的陈三也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能够长久的控制她,最后把她安排到兰亭宾馆做了小姐。这样既可以为自己赚钱,又可以供自己泄欲,想什么时候玩她就什么玩她。

  一开始兰亭宾馆的总经理韩雪茹对她控制的非常紧,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但时间长了,也就不那么严了。多少获得了一点自由的曲樱也曾想过报案,但一想到陈三曾经说过:公安局和他家开的一样,她要敢去报案,只有死路一条。她就忍不住发抖。她还那么年轻,真的不想死。有几次想到惨死的父母,她拿起电话,但就是没有拨号的勇气。

  在这里,曲樱不只一次的看到过陈三把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带到他专用的包房,她在外面听到过里面传出来的各种声音:哭闹求饶的哀求声,挣扎呼救的叫喊声,娇啼婉转的叫床声……无论最初是什么,最后传出来的声音都无一例外的变成少女“伊伊呀呀”的嫩声浪叫和那些她自己也记不清曾经叫过了多少次但听起来仍会脸红的淫词浪语。渐渐的,曲樱还知道这个宾馆里的所有女性包括总经理韩雪茹在内,都被陈三睡过。

  有一次,她亲眼看见陈三把一个女服务员按在宾馆八楼的走廊里就给干了。那个小姑娘被陈三扒得精光,跪在地上,被干得直叫唤,却一点也不敢反抗。陈三在她屄里射出来之后,又让她用嘴把鸡巴舔干净,才算放过她。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宾馆里那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后来,曲樱才知道,那女孩叫李欢,家在农村,只有十六岁,初三还没念完就出来打工,结果到宾馆上班的第一个晚上就让陈三给开了苞。

  曲樱不得不相信陈三的话,彻底放弃了报案的念头。

  (完)
评论加载中...